来源: 发布时间:2011-10-10 10:38:59
二元经济导致“寒门难出贵子”
 
最近,由于一篇博客文章的推动,中国农村与城市教育公平问题再次被提起并引发讨论。实际上这个问题此前已经被媒体集中讨论过多次。三年前,学者薛涌还曾经从另一个角度——大学教育的效率问题——来探讨这一话题,并给出结论:农村生源比例下降,其中间结果是“我们正在抛弃一大半人口中的那些高智商学生,并用城里智商相对低的学生充数”,这将导致大学“弱智化”,大学教育的效率降低;其最终结果则是影响未来中国的竞争力。
 
多次集中讨论,公众似乎都认同一个看似明显的观点:造成农村生源比例下降,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教育资源越来越偏向城市;因此,教育部门在此需要检讨和纠偏。而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重新分配教育资源、促进基础教育的均衡,尤其是义务教育的均衡。
 
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觉。
 
仔细观看数据的变化,人们可以看到,自从恢复高考制度以来,大学生中来自农村的学生就一直明显偏少,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生源所占比例最高时也才不过30%左右——而那时,中国总人口中农村人口要占到约八成。此后,农村生源比例有所下降,但其下降速度未必高于农村人口在总人口中的下降;随着高校扩招,高校生源的这种城乡差距集中到了一本、顶尖院校(因扩招导致升学率急剧上升,部分二三流大学农村生源比例有所增加)。
 
有高等教育研究者认为,北大、清华等国内顶尖院校中农村生源逐年下降,主要是城市化、农村人口比例下降的结果,这种观点确实有一定道理。至少,已有的数据并不能证明今天的高等教育对于农村学生来说比20年前更加不公平,也不能证明今天的教育资源比以往更加倾向于城市。单纯从数据上看,30年前总人口中占到80%的农村人口只占据30%的高校生源,20%的城市人口却占据了70%的大学生数量(这意味着城市青少年上大学的概率将近达到农村学生的10倍),显然更加容易触动大家的神经。最近几年这个话题被一再提起讨论,更主要的原因是大家有了关注教育公平问题的意识。
 
对比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数据(那时农村生源在高校中占到80%左右),可以得到结论:造成高校生源城乡差距的,并非单方面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而是整个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必然结果;这一恶果,实际上在新中国建立后迅速实行城乡二元经济政策时就已种下。
 
显然,要解决这一问题,绝不是单纯教育部门、财政部门加大农村教育投入就能完成;数十年二元经济政策导致的城乡差距,也决非城市反哺农村等补救政策能够消灭的。当前的教育不公平现象,也在反过来继续拉大城乡差距,由此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解决这个由几十年政策造成的问题,需要的是重新分配全社会的资源,或许也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9期 社论)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