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玲/编译 来源: 发布时间:2011-10-10 15:3:15
胃旁路手术的福音
 
仅在美国,就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成人患有肥胖症。在肥胖症肆虐流行的时代,由于一种叫做胃旁路(gastric bypass)的外科手术在分子水平和临床上的成果显著,业已成为严重超重者的首选疗法,病人们趋之若鹜。
 
胃旁路手术流行的部分原因在于它能减肥,这种手术让病人的胃变小,就是说病人术后会很快感觉吃饱,吃得少了,体重自然会稳步下降。但是几年前人们发现,这种手术还有一种神奇效果,它能让绝大多数病人的糖尿病好转。
 
新的研究解释了这种神奇疗效产生的分子原因,胃旁路手术还能导致其他消化系统改变的潜在效益,包括减少心脏病、呼吸问题,还有降血压。
 
然而,人们要下决心做大手术并不容易:手术并不总是成功的。病症有可能会复发,减去的体重可能会重新长回来,还有10%的手术会产生并发症,导致感染、血栓或需要重新手术。
 
但是,许多最先见证了胃旁路手术疗效的人表示,有确凿的证据让他们倾向于赞成手术。
 
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的外科医生吉列尔梅·坎珀斯(Guilherme Campos)说:“我们在医学上所做的一切都是风险与利益的评估,对于特别肥胖的人,要考量的是,目前病症的风险是否比手术本身的风险更大,我们认为肥胖症的风险更大。”
 
减肥绝招
 
现在美国大约70%的人都会选择用胃旁路的减肥手术。这种手术永久改变了食物在体内原本运行路线。胃旁路远比胃箍流行。胃箍仅次于胃旁路,是一种可逆手术,病人选择率在20%左右。其他现有的手术选择就不如这两种这样常见了。
 
罗宾·布莱克斯通(Robin Blackstone)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斯科斯戴保健减肥中心的外科医生,也是美国代谢减重手术协会(American Society for Metabolic and Bariatric Surgery)主席,他说:“我认为胃旁路将会继续成为主流手术,因为我们了解其工作原理,它能从很多方面击败肥胖症。”
 
减肥最重要的方法在于食物摄入。做了胃旁路手术的病人不仅胃部缩小,其胃部突变所产生的化学变化也会有利于减重。比如,病人食欲减少是通过降低一种叫做葛瑞林(ghrelin)的饥饿激素所致,这种激素通常是由胃壁对食物反应所产生。此外,研究表明,与没有做手术的人相比,胃旁路手术患者体内一种叫做YY肽的食欲抑制剂水平增加了5倍。
 
去年,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在《临床内分泌学&代谢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报道,做了胃旁路手术仅一个月的糖尿病患者,体内一种叫做胃泌酸调节素(oxyntomodulin)的肽类消化激素,且食欲抑制剂水平会加倍,而通过节食减肥的人,该激素没有增加。
 
激素开关
 
当一个人进食的时候,胰腺会分泌胰岛素,这种激素能调节细胞的糖代谢。有Ⅱ型糖尿病的人一般也能产生胰岛素,但是他们的细胞对胰岛素有抵抗作用,因此会让太多的糖留在血液循环中。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格林威尔医院系统大学医学中心的外科医生约翰 D·斯考特(John D. Scott)说:在做了胃旁路手术之后的几周内,绝大多数病人的胰岛素抵抗会消失。他解释道:“胃旁路手术像是启动了整个过程。”
 
2006年,西班牙巴塞罗那一个医院临床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做完胃旁路手术仅仅6周(依然肥胖)的病人,较之他们手术前,吃饭后会产生更多的内源性激素胰高血糖素样肽1(glucagon-like peptide 1,GLP-1)。研究人员认为,直接将食物推入小肠中部促进了胰高血糖素样肽1分泌,这使得胰岛素生成细胞存活,延迟碳水化合物的吸收,促进了所需要的胰岛素供应。
 
虽然胰高血糖素样肽1可能在糖尿病好转中有很大作用,更新的研究认为,这种激素也有帮手。一项2008年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东卡罗莱纳大学的研究发现,胃旁路手术的病人在术后第一年体内有一种叫做IKK-beta的化合物会下降,这种物质被认为是阻挠胰岛素信号的,胃旁路手术半年内所观察到的生长激素增加与胰岛素敏感性的增加是一致的。而叫做葡萄糖依赖促胰岛素多肽(glucose-dependent insulinotropic polypeptide)的胃肠激素,也似乎也有助于糖尿病好转。
 
通过绕过胃下部和小肠上部,该手术减少了从食物吸收的糖量,减小了机体所必须调控的血糖量,热量的减少让机体陷入了科学家所谓的“能量负平衡”。这也许能有助于调控葡萄糖代谢并阻止糖尿病的发生。罗马天主教大学(Catholic University)在2009年的《糖尿病&代谢》(Diabetes & Metabolism)杂志上报道了他们的分析结果。
 
这些变化可能会扩展到机体某些最基本的生物学。今年4月,哥伦比亚研究小组成员和他们的同事在《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报道,做了胃旁路手术减重20磅的病人显示出血液某些氨基酸(组成蛋白质的成分)水平的急剧下降,而靠节食减重20磅的肥胖病人没有出现这种现象。在动物试验中,投喂高脂肪膳食的实验动物,其血液高氨基酸水平与胰岛素抵抗有关。
 
总之,这些生物学效应似乎让胃旁路比胃箍手术更有优势,胃箍手术是在胃的周围放上一个调整带来压缩和限制胃容量。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埃德伍德·梅森(Edward Mason)是20世纪60年代率先将胃旁路手术用于治疗肥胖症的医生,他指出,胃箍会让一个人更快地有吃饱的感觉,很多人手术成功是因为他们吃得少了。但是实施胃箍手术后,食物依然按照原来的路线通过消化系统,所以,它并不能像胃旁路手术一样启动激素开关。
 
还有研究证明,胃旁路手术有直接胜过胃箍的效果。瑞典有一项由2000多减肥手术患者参与的研究,研究人员发现,10年之后,胃旁路手术病人平均减去其原体重的25%,而胃箍手术病人减重为体重的14%。他们的研究报告发表在2007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胃旁路的抗糖尿病能力也已经被证实比胃箍手术更胜一筹。当坎珀斯还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时候,他就发现,有四分之三做胃旁路手术的人,Ⅱ型糖尿病完全消失;而做胃箍手术的人只有一半Ⅱ型糖尿病会消失。其研究报告发表在今年2月的《外科手术记录》(Archives of Surgery)上。
 
胃旁路的好处不仅限于糖尿病,这一手术还能让一个人患心脏病的风险减半。斯考特在今年6月于奥兰多召开的美国代谢与减重手术协会的大会上报道了其研究成果。爱荷华大学的艾萨克·塞缪尔(Isaac Samuel)也在这次会议上报道说,有81名做了胃旁路手术的偏头疼患者,手术后至少一年内,57人彻底解决了偏头疼的毛病,还有15人病情得到部分改善。这些结果是对之前研究的补充。
 
另有报道说,原本患有高血压的胃旁路手术病人血压会下降,胃旁路手术还能消除或改善大约90%病人的一种与长期健康问题有关的呼吸障碍——睡眠呼吸暂停(sleep apnea)症状。
 
阻力
 
不过,要获得胃旁路的这些诸多好处,就必须要将手术做好。这种外科手术并不容易掌握,需要技巧。斯考特说,最近几十年,随着更有经验的外科医生队伍和致力于患者的医院支持团队的发展,以及腹腔镜的问世,胃旁路手术的成功率一直在上升。用腹腔镜做手术只需要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切口即可。
 
即便这样,胃旁路手术依然存在风险,最严重的问题出现在手术后不久。胃旁路手术在一个月内死亡的风险主要来自于并发症,根据美国代谢与减重手术协会所显示的数据,在其做了很多肥胖症外科手术的中心,死亡率在千分之二左右。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外科医生约翰·莫顿(John Morton)说:“这与髋关节置换(hip replacement)的风险一样。”
 
如果吃得过多,或饭后喝了太多液体,胃旁路手术患者还有饱胀和恶心的风险。手术也会使得病人所喝的酒精更快地进入血流。今年5月的芝加哥,来自斯德哥尔摩罗林斯卡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消化疾病周会议(Digestive Disease Week)上报道,胃旁路手术患者会比其他人的血液酒精含量更快达到峰值,又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回复下降,这表明胃旁路手术有增加酒精滥用的风险。莫顿的研究表明,5盎司的红酒能使胃旁路手术患者的血液酒精水平超过法定限量,达到0.09%。
 
相比之下,胃箍的风险较少,也没有额外的酒精危险,但可能会加剧胃灼热,而且它会比胃旁路手术的患者有更多可能需要重复做手术。
 
坎珀斯认为,胃旁路手术在很多情况下都优于其他外科手术方案,但是,对于严重肥胖的人,任何一种减重手术“都比其他不做手术的治疗更好”。在美国,虽然每年只有20万~25万人做某种形式的减肥手术,但有人估计大约15万人能从手术获得减肥疗效。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外科医生亨利·布赫瓦尔德(Henry Buchwald)说,许多保险公司的保险已经覆盖减肥手术。因手术后,病人就不太需要糖尿病和高血压的药物治疗了。他和同事在2008年《美国管理医疗》(American Journal of Managed Care)杂志上报道,腹腔镜减肥手术在短短两年内即可见效。
 
但许多雇主没有将这些外科手术涵盖在工人的保险计划中。布赫瓦尔德说,一些人还没有将肥胖症看成一种危及生命的疾病。他说:“雇主也许会说,如果我们不包括减肥手术,保险费会便宜很多。
 
还有一些人认为,肥胖症是一种不必用手术治疗的疾病,控制肥胖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人的意志力。但是事实却是很多人的节食尝试都会以失败告终。■
 
(文章来源:http://www.sciencenews.org)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10期 健康·医药)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