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谭一泓 来源: 发布时间:2011-11-2 17:52:22
农业技术助力粮食安全
 
2011年10月16日是世界粮食日,2011年世界粮食日的主题是:“粮食价格—走出危机,走向稳定”,着重讨论粮食价格波动对世界粮食安全的意义和影响。
 
“尽管2004年到2009年间中国实现了半个世纪以来首次粮食产量连续七年增长,但近来一个时期,国内外粮食价格不断攀升,全球可能再度上演粮食危机的警告接踵而来,”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林敏博士说。
 
林敏指出中国对粮食的需求呈上升态,但中国的耕地面积从1995年的19.5亿亩减少到2008年的18.26亿,农业劳动力质量和数量也在下降,化肥施用量总体则趋于饱和,水资源在贫乏的同时有效利用率仅为40%。“耕地、农业劳动力结构和素质、化肥、水资源、生产经营等是制约中国粮食供给能力提升的主要因素。”他说。
 
什么样的技术才能克服这些问题并增强中国的粮食供给能力,实现粮食基本自给的战略目标?国内外的专家试图在以世界粮食日为背景召开的“全球粮食与现代农业技术媒体座谈会”上找到答案。
 
举国体制养活中国
 
“总体上看,中国是一个缺粮的国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秦中春评价道。他认为中国粮食安全的关键问题集中在资源管理是否严格、科研投入是否充足并提供有力保障、政府是否提供有力科技支撑、政策管理机制是否完善及其是否具有积极性。
 
他指出尽管从短期看,中国粮食市场形势乐观,粮食产业链良好,粮食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协调,粮食安全无忧,但中长期的发展仍面临着一些不可忽视的挑战,主要体现在“八难”:可用耕地减少、劳动力转移、生产成本上升、生产基础薄弱、科技落后、粮食产销矛盾、国家市场影响、及物价总水平的影响。
 
“中国要靠自己养活中国,我们的政策手段是实行一种举国体制,通过国家的统筹规划来考虑,使用我们的资源满足粮食安全的目标,”秦中春说,“当然,重点是围绕资源管理、投入保障、科技支撑、政策扶持四个关键领域构筑保障粮食安全的长效体制和机制。”
 
科技支持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20世纪70、80年代,第一次绿色革命实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展望未来,我们确实需要用新的科学支持农业发展。”华盛顿大学生物系教授、美国唐纳德植物科学中心首席科学家教授Roger Beachy说。
 
他指出应该使用新技术现实三个目的:农业能够为今后增加的人口(预计达到100亿)提供足够的粮食;农业成为高效持久行业;帮助农民更好地生活。而能否提供足够多能量、如何应对在不断恶劣的气候条件下生产粮食的问题,也都取决于新的科技研发。
 
“我们应该掌握遗传信息技术,让作物在成长过程中有能力应对各种恶劣环境和气候,”他说,“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通过遗传育种或者通过野生作物的杂交或生物技术把缺失的遗传信息补充完整,这样才能培育出应对各种不同气候的品种。”Roger Beachy强调要保持农业生产的持久性需要使用各种不同技术。他认为无论是生物技术还是遗传育种技术,一定要促进农业的持久发展,同时有利于农民收入的提高,生产更多的农业产品。
 
同时,“我们还要确保所有这些技术带来的益处应该让社会都看得清楚。”他强调。
 
转基因技术保障粮食安全
 
“转基因技术无疑是生物技术中最重要的一种,在保证中国粮食安全、技术竞争立于不败之地两方面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教授说。
 
他认为农业生物技术不仅是解决“三农”问题、实现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跨越的关键,也是解决21世纪粮食安全、人民健康、环境保护、能源短缺等重大社会和经济问题的有效手段。他引用邓小平的话说:“将来农业问题的出路,最重要的是要由生物工程来解决,要靠尖端技术。”他也提到温家宝的话:“我力主大力发展转基因工程,特别是最近发生的世界粮食短缺更增强了我的信念,农业生物技术育种是新兴的战略性产业。”
 
罗云波指出,目前国内大多数人对转基因食品的认识存在误区。其实转基因食品比非转基因食品更安全,因为转基因食品是利用科技手段将作物品性进行优化,具有选择性,比传统育种方式更具有科学性和针对性。
 
“转基因育种和杂交育种方法不同,但都是在已有的品种上对基因进行改造,而基因工程是这种改造更为精确、更有预见性、效率更高,” 罗云波说,“我觉得转基因食品是最安全的,如转基因玉米被虫咬、被生物毒素所侵染的机会比普通非转基因少。另外在农药残留方面,也更具优势。”
 
他同时指出,未来转基因食品会使以后的食品来源更加丰富,营养功能持续增多。
 
中国研发投入不足
 
大北农生物技术中心总经理吕玉平认为第二代和第三段绿色革命要靠新兴的生物技术,这些技术主要包括分子标记辅助育种技术和转基因技术。他以大豆为例强调技术优势的影响,中国由10年前的大豆出口国变成全球最大的进口国,去年进口量更是超过5500万吨,占了整个消费量的75%~80%,就是因为美国低价大豆强劲的市场攻势。
 
在强调技术重要性的同时他指出中国国内生物技术研发投入不足,发展落后,还需要很大的跨越。
 
“国内的科研投入无法与国外相提并论,孟山都、杜邦先锋 、先正达三大种业巨头每天投入二三百万美元用于研发,一年的投入约为40亿美元。相比之下,国内排名靠前的大北农、中种、隆平高科、未明凯拓、奥瑞金等企业的年度研发投入,加起来也不到5亿元人民币。”吕玉平说。
 
不过据其透露,作为一家具有十五六年历史的创业公司,大北农集团在生物育种技术方面很大的布局,“十二五”期间就要投入10亿元人民币以上,主攻玉米、水稻、生物技术和生物育种方面的研发。
 
有机食品并一定安全
 
“有机食品并不等同于安全的食品,现在中国的有机食品概念有些问题。”针对有人为回避食品安全问题,转而崇尚有机食品的现象,罗云波这样说。“有机食品的出现是因为一帮人对于环境、生态、自然的敬畏,他们觉得施农药、化肥等是干预自然、破坏自然。而实际上,这和安全是两码事,有时候有机食品更不安全。”
 
他举例称玉米不打药的话可能会滋生很多生物毒素,如赭曲霉毒素、黄曲霉毒素等,这些毒素都可能威胁人类的健康。
 
“往往转基因技术可以弥补这种对于自然的敬畏和热爱的需求。”罗云波说。
 
在秦中春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来,有人选择有机食品是一种差异性需求,是市场机制下的自主选择。但有机农业的生产力水平可能值得怀疑,因为其经济成本更高,产出少。
 
Roger Beachy则认为转基因食品和有机食品有同样的目标,都是要生产安全的食品。片面强调有机食品的安全性、生物技术开发出来的农产品的不安全性,具有误导性。■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11期 农业生物技术)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