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铮 来源: 发布时间:2011-11-2 17:52:22
转基因农业15年: 退还是进?
 
1996年,美国“抗农达”转基因大豆开始商业种植,人类从此走上转基因农业之路,至今达15年。这条路并不平坦,甚至可谓充满坎坷,但从未中止。
 
欧美:不停歇的争吵
 
上世纪90年代初,“转基因”更多是个科学话题。科学家们眉飞色舞地向公众讲述“未来生物技术的辉煌前景”,公众也将其当成新鲜话题。但当转基因作物商业化,转基因食品真正登上餐桌,却引起公众的“特别关注”,这种反应在欧洲尤为强烈。
 
2003年通过的欧盟“No 1830/2003”法规规定,凡从转基因作物中提取的成份超过0.9%的商品都要贴上“转基因”标签出售。此后,欧洲和美国一直为“贴标签”问题争吵。
 
美国并不强制要求贴标签,且到2010年美国有86%的玉米、93%的大豆为转基因产品。因欧洲反转基因的NGO(非政府组织)极力鼓吹,欧洲的消费者普遍认为“转基因食品不如非转基因食品好”,故美国向欧洲出口食品受阻。美国认为欧洲对转基因食品的管制有悖自由贸易协定,而欧洲认为若没有“互相知会的共识”,就谈不上“自由贸易”。
 
非洲:拒绝转基因的惨剧
 
在欧洲围绕转基因食品对消费者和环境安全的影响争论不休时,欧洲和印度的一些批评家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攻击转基因作物。
 
一些NGO称,围绕着转基因的争议就是新殖民主义剥削者和贫苦农民之间的斗争。其中最活跃的是批评家Vandana Shiva,她认为现在自然环境、消费者的选择权和食品安全逐渐被越来越少的食品商控制。
 
这种认识最终酿成令人扼腕的惨剧。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WFP(世界食品计划)向非洲南部提供粮食援助。2002年至2003年,非洲南部爆发食物危机,7个国家有超过1500万人面临生命威胁。经联合国紧急决定,2002年7月WFP启动紧急行动计划向南部非洲提供粮食。8月,美国援助食品中的转基因成份受到当地政府的密切关注。
 
在数以百万计人口面临饿死的背景下,津巴布韦首先考虑的竟然是:自身的作物不要被转基因作物“污染”,以免日后出口欧洲时受到阻碍。2002年10月,津巴布韦宣布禁止输入转基因食品。最终,津巴布韦拒绝一切转基因食品援助,赞比亚也切断转基因食品进入的渠道。
 
发展:一直在争吵中前行
 
虽然转基因农业经历争吵、抵制,甚至有关乎数十万人生命的国际纠纷,但由数据看来,转基因农业发展并未受挫。据国际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的数据,从1996年到1999年世界范围内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急速增长, 1999年到2003年增长速度稍显降低之后又急速增长。总的趋势是世界转基因作物的总种植面积一直在增长,从没有下降或停滞。
 
与此同时,15年来转基因作物的累计种植面积超过10亿公顷,远远超过中国的耕地面积(不到1.3亿公顷)。1996年到2005年,转基因作物累计种植面积达到5亿公顷,花费10年时间,而后5年的时间实现同样的5亿公顷增长。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数目从2009年的25个增加到2010年的29个,其中19个为发展中国家。
 
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爆发严重的棉铃虫灾害,棉花种植业几乎被摧毁。作为紧急措施,从1997年开始引进美国孟山都公司研制的转基因抗虫棉,成为最早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之一。随后,转基因棉花迅速成为中国棉花种植的主流。
 
将转基因作物种植国家按其种植面积大小排列,较大的是:美国(6680万公顷)、巴西(2540万公顷)、阿根廷(2290万公顷)、印度(940万公顷)、加拿大(880万公顷),中国位居第六(350万公顷)。
 
目前,欧洲对转基因农业的态度也慢慢有转变。2010年,曾经是抵制转基因作物先锋的德国重新开始种植转基因作物,瑞典也成为第一个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
 
改进:更多考虑消费者
 
2002年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转基因食品的20个问答中,有个问题是:“为什么一些政治家、公益团体和消费者们对转基因食品有所担心?”
 
WHO给出的答案是:“在第一种转基因食品进入欧洲市场后,并没有对消费者产生直接好处(没有更便宜、更耐储藏,味道也没有更好)。虽然转基因种子可达到更高的单位面积产量,但公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其风险和效益的比较上。”
 
而对于“转基因食品对吃东西的人缺乏好处”的说法,WHO的反馈是“转基因种子的开发者希望其产品被生产者接受,所以集中力量开发农民喜爱的产品”。
 
事实上,这种现象正在逐步改变,各大公司开始积极研制对消费者直接有利的转基因农作物。以饱受争议的转基因大豆为例,越来越多对健康有利的转基因大豆入市。美国已开始种植和销售高油酸含量的转基因大豆。即将面世的改良营养成分的转基因大豆还包括高异黄酮大豆、高植酸盐大豆、高Omega-3大豆、高硬脂酸大豆、高β-球蛋白大豆等。
 
将对人类产生重大影响的营养增强转基因食品是2013年将在菲律宾广泛种植的“黄金大米”。这种大米可产生β胡萝卜素,人体可通过它合成维生素A,促进发育等。
 
必要性:免除饥饿是重中之重
 
“对消费者负责”最重要的是保证食品的可靠供应。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2010年世界饥饿人口达到9.25亿,占世界人口的13.1%。
 
从1969年到1995年,世界饥饿人口在持续减少。但自1995年开始饥饿人口大辐增长,直到2010年才比2009下稍有减少。2010年的饥饿人口比1995年多了近1.5亿。
 
事实上,饥饿人口在1995年之前的减少应主要归功于“绿色革命”的成果。这场革命最重要的推动力是杂交技术的发展,允许植物基因按照人类意愿组合,形成良种。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等发展中国脱贫。但发展中国家人民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反而加剧世界粮食的紧张局势,因为过上富裕生活的人需要更多的肉、蛋、奶等动物性食品,生产这些食品需要大量的粮食饲料。
 
在中国饥饿人口大量减少的同时,非洲的饥饿人口还在增长。非洲居住着超过9亿人口,至少三分之一的人正饱受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折磨。而非洲同时也是最排斥转基因农业的大陆。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中国需要用全球9%的耕地养活全世界21%的人口,且要受人口、耕地、水资源、气候、能源、国际市场等因素变化的影响。
 
美国:高超技术大胆实践
 
作为转基因农业商业化的源头,经过15年的“小步快跑”,美国对转基因的运用达到让很多国家叹为观止的境界。
 
在种植“抗农达”(主要成分为草甘磷)大豆后的一段时间,美国出现了“超级杂草”(即对草甘磷产生抗性的杂草)。于是美国人又培养出能抗另一种除草剂“草胺磷”的转基因大豆“LibertyLink”,这意味着美国农民可以在其大豆种植中轮换使用各种除草剂,防止超级杂草的滋生。
 
此外,美国还培养出复合性状的转基因作物。在美国总计6680万公顷的转基因作物中,41%具有复合性状。
 
站在转基因农业商业化的第15年,是进是退?或许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朱祯的话能提供一些启示:“人类历史上从没有一个对人类有重大益处的先进技术会被长期阻碍,它可能会被延迟,但不可能不发展”。■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11期 农业生物技术)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