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科学新闻杂志 发布时间:2011-6-7 14:11:34
值得珍视的文化自觉

 
和媒体同行讨论食品安全问题,发现彼此都在刻意回避文化这个视角,都觉得文化太虚,新闻落不了地。但讨论来讨论去,除了生产与流通,制度与监管等等之外,文化始终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就像满以为会有新的风景,所以一直兴奋地向前找寻,结果最终还是绕回了原点。
 
其实没人能否认,对于曝光不断的食品安全问题,多数人在心底装着一个答案,那就是文化,或曰世道人心。这是解释也是解决问题的最后一个视角。之所以刻意绕开,是因为按照现代社会治理结构,文化往往被排在政治、经济、社会甚至教育之后,是社会治理手段的补充部分,难有制度上的具体呈现;即使以图书、影视、艺术等文化形式为载体,加大政策引导与物质投入,也因其隐藏于形式之下,无法具体描述并量化;至于这些文化形式在多大程度上观照了德性人心,又有多少是被眼球经济的游戏规则牵着鼻子投奔孔方兄而去,终是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不过,即便如此,也并不影响文化作为一种现代人格,在机构、企业甚至个人描述中充当不可或缺的组成要件。这好歹说明,文化在成就一个健全的社会、一名合格的公民、一家完整的组织机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就像人的社会属性一样,文化也是烙在每个人心里的底色,我们都是“文化”人。社会属性更多叫人服从外在约束,文化属性常让人启动内在追问,认同则产生共鸣、愉悦,不适则心生烦躁、苦闷。现在的问题是,大量被媒体披露的新闻性事件,大都指向文化沉沦这样一个尴尬的现实。人们不愿论及内在,而是追随大环境的风向标,一旦遭遇指责,也乐于拿大环境说事;时间既久,这当然也会形成一种“文化”,只不过那是内在文化人格的扭曲,是一种随波逐流的文化退让。
 
对包括科技领域在内的广义知识界而言,文化退让很难说不伴随痛苦与无奈,这起码印证知识分子的文化人格始终处于自我免疫状态。这就是文化自觉。它让人追随内在文化意识,对抗不符合文化人格要求的外在干扰,以求得文化心理的平衡,从而校正社会思潮的过度扭曲。
 
有一种文化自觉需要特别关注:一名年轻人,他只要基于兴趣和好奇心,立志从事科学探索,就会对实事求是、大胆质疑、精益求精、锲而不舍等最基本的精神品质具有天生的文化自觉。他的导师、所在单位,如能时时向他传输与这些品质相契合的言行信息,他感同身受,就会激发共鸣进而产生共振,就会成为优秀科学文化的传承者与弘扬者。
 
我们的制度设计者自当以珍视、鼓励并保护这些宝贵的文化自觉为己任,遏制“近墨者黑”的现状进一步泛滥,对良好文化氛围的养成给予制度保证。如此,文化建设才能在社会治理中摆脱殿后的尴尬,最终助力现代化事业于有形。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6期 社论)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