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本刊记者 闫岩 来源: 发布时间:2012-2-14 12:0:17
静静的理化学研究所

 
2012年1月22日,东京及其周边的天气并不是很好。
 
刘红娜起得比往常稍晚一点。作为北京大学和日本理化学研究所联合培养的博士生,她计划这一天从和光市坐电车去东京买新干线的车票,两天后前往大阪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她最近一直在准备实验室的新实验和大阪会议上的发言,以至于起床后才发现家里没有换洗的衣服可以带到大阪去了。
 
这段时间,刘红娜每天早早出门,晚上11点以后才回到宿舍,面对导师下达的任务和不断的催促,她倍感压力。
 
理化学研究所的研究员王盛从2007年便开始在理化学研究所工作,至今他依然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到理化学研究所的情形。那是一个樱花飞舞的季节,研究所的面积之大和环境之美都让他印象深刻。此外,在所里他看到不同肤色的人,大家都使用英语沟通。
 
“在理化学研究所里各种信息除了用日文发布,也都会同时用英文发布,即使日文一点不会,在理化学研究所里也不太会遇到麻烦。”王盛说。
 
“国际化、技术先进”是研究人员对于这个研究所的共识。
 
东京郊外
 
2010年9月1日刚从中国科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的刘明杰来到了位于和光市的理化学研究所,他对理化学研究所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静。在他的眼中,“这里位于东京的郊区,因此远离了东京的繁华与喧嚣,而且园内有各种植被花草,池塘中成群的鲤鱼,野鸭,使你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也丝毫感觉不到烦躁,确实是个潜心科研的好地方。”
 
理化学研究所的前身是创建于1917年的民间组织——财团法人理化学研究所,当时其所处位置为东京文京区,后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大,1967年本部迁移至紧邻东京的琦玉县和光市。在和光市安营扎寨的理化学研究所像一个腼腆的姑娘藏在一簇簇绿荫之后,即使是一日之中最热闹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喧哗。安静是许多人对于理化学研究所本部的第一印象。
 
据了解,拥有近百年历史的理化学研究所是日本唯一的自然科学综合研究机构。在物理学、工学、化学、生物学和医学等领域致力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目前除了位于和光市的本部之外,理化学研究所在日本的横滨、筑波、名古屋、仙台、播磨、神户等地均设有研究机构,并在美国、英国、韩国也设有下属机构。对于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对于日本的意义,人们经常会将之与中国的中国科学院相提并论。
 
2003年,王盛到东京工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学校的宣传海报上他看到了理化学研究所内组织的科技研讨会的通知,这是他第一次知道理化学研究所的名字。他被当时的教授告知,理化学研究所在日本声誉非常高,那是真正做研究的地方,也是出诺贝尔奖的地方,这一评论奠定了理化学研究所在王盛心中的地位。
 
刘明杰告诉《科学新闻》,自己最初听说理化学研究所时并不太了解该研究所的情况,只是凭借网上的信息有简单了解。后来,他的博士导师江雷院士告诉他理化学研究所是一个科研实力非常强的单位,相当于日本的科学院, 而且前所长及现在的理事长中有曾经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这让我感到理化学研究所确实是一个实力雄厚的科研机构,因此决定到这里工作。”刘明杰说。
 
此外,理化学研究所看起来一丝不苟,每一簇花草都井井有条,看起来好像是穿着和服的日本人。“在日本做科学家和在其他地方做科学家最大的不同可能是对科研工作细致性的追求,这与日本文化中特别讲究细节是有关的。”雷康斌是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在研究所已经呆了十多年的他这样总结理化学研究所的文化特点。
 
自由与责任
 
理化学研究所的餐厅里,你总是可以遇到一些在各自领域内成绩显赫的研究者们。无论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研究所的理事,他们都和普通工作人员一起在食堂吃饭。进餐时,他们常常讨论问题,吃完饭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接着工作。事实上,在理化学研究所人们的工作是比较自由的,他们完全不必遵守时间的限制,不用担心经费问题,更不用担心会被要求发表论文。
 
詹益慈是一名来自台湾的年轻人,他结束了在美国阿克伦大学高分子专业的学习之后便来到了理化学研究所做博士后。他告诉《科学新闻》,自己实验室的带头人是东京大学的超分子化学教授相田卓三,他在该研究领域的显赫声望吸引自己慕名而来。
 
理化学研究所外务部研究协力课课长大须贺壮向《科学新闻》介绍,科学家在理化学研究所拿的工资要比在美国做博士后拿的工资高。理化学研究所大部分的经费来自于政府拨款,尤其是目前理化学研究所承担了一些国家机关的技术项目,其中包括:下一代超级计算机“京”的开发和应用、大型同步辐射设施“SPring—8”(Super Photon ring-8 GeV),以及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SACLA”。每个实验室的经费则主要是由实验室主任进行申请,作为实验室的基层工作者经费压力比较小,可以专心致志地进行自己的研究工作。
 
据了解,2011年理化学研究所的年度预算共有931.39亿日元,其中政府拨给核心项目的资金占288.61亿日元,其他政府拨款约593.34亿日元。在使用上,三个国家核心项目花费年291.43亿日元。此外,日本文部科学省下还设置了科学振兴机构和学术振兴会,研究人员也可以向上述两个机构进行研究经费的申请。
 
在理化学研究所,作为一名研究人员,除了较少考虑经费来源外,面对审核的压力也相对较小,因为理化学研究所在考评机制上也相对较为灵活。
 
“我们至少每3年对实验室进行一次考评。对于科学家的工作评价,主要是通过一些国际化的标准来实现。虽然一些领域会有独特的评比机制,但大部分都是与国际接轨的。事实上,对于工作人员的压力是通过施加给实验室主任而层层分解的。”大须贺壮同时也表示,在对于论文的发表要求上,理化学研究所并未做过多的严格限制,因为一些研究比较偏重实际效用,并不需要通过论文发表来得以体现。
 
事实上,大须贺壮本人的经历也正是说明了这一点。在研究生涯的最初5年间,作为脑科学领域的研究者,他没有发表一篇论文,但是却获得了自己实验室主任的高度评价。
 
雷康斌认为灵活多样性是理化学研究所最大的特点所在,一切的目的就是创造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理化学研究所的文化精髓是只瞄准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
 
据雷康赋介绍,理化学研究所有个著名的主任研究员(实验室主任)制度, 该制度有两个特点, 一个是在理化学研究所实验室主任手中的权力很大,他们手中掌控着预算经济权以及人事使用权。另一个是一代主任研究员传统, 每一个实验室主任都是在日本该领域中的第一。而实验室的设置寿命则与实验室主任戚戚相关,如果一个实验室主任不能继续工作,但其团队中没有能够在该领域的顶尖者,该实验室就会面临关闭。同时,理化学研究所为了保证人才的高素质,采取一些措施促进人才高度流动,如他们的实验室主任多是从外引进,而本研究所的学生毕业后多会被送走,很少有终身留在理化学研究所工作的。
 
虽然没有论文的强制要求,但是理化学研究所一直是一个论文发表的“大户”。自2005年起,理化学研究所连续每年发表学术论文2500篇以上,2010年更是发表了2759篇。在理化学研究所网站上,他们的目标也包含对于论文发表的计划:每年保持发表1800篇以上科技学术论文,其中至少50%的论文要在世界一流杂志刊登。
 
事实上,即使研究所并不进行相关要求,论文在研究者心中仍十分重要。詹益慈在实验室的工作十分辛苦,但是他十分珍惜这段难得的经历:“我们一直在卖命地工作,几乎没有私人生活。但是我们将有机会把好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自然》和《科学》这样的杂志上。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独立,我们需要发表好的成果以取得下一个长期工作,比如高校的助理教授。”
 
独立新布局
 
2012年1月20日晚上,理化学研究所的食堂里一片欢声笑语。这一天,理化学研究所有例行新年打糍粑的习俗。即使再忙,野依良治——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理化学研究所现任所长——也基本不会缺席当天的活动。他会换上印有“RIKEN”(理化学研究所英文)标志的蓝色衣服,全力举起木槌和其他人一起打糍粑。活动之后,他就在食堂里和就餐的人们交流、合影。
 
对于理化学研究所而言,野依良治不仅仅是一个所长或者一个著名科学家,他还代表了理化学研究所的一个转折,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早在1917年研究所前身成立之初,其资金来源主要是政府津贴以及民间捐款。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其前身解散成立了科学研究所株式会社,并于1958年在此基础上成立了特殊法人理化学研究所,是政府所属的研究机构。2003年,由于政府政策的变动,原特殊法人理化学研究所解散,另组建成为现在的独立行政法人理化学研究所,而野依良治也正是该研究所成为独立行政法人之后的第一任理事长。
 
在雷康斌的经历中,2003年10月理化学研究所从以前的特殊法人改变为独立行政法人是一个转折性的变化。“从那时起研究所的运营工作更加有了自主权和灵活性。”雷康斌说。
 
大须贺壮表示,2003年研究所成为独立法人主要是依照国家政策的变动。在研究所成为独立行政法人之后,资金来源仍然为政府主导,变化主要是研究所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利。此外则是科研布局上的一些变化,从十年前开始,研究所对于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视开始增加。
 
《科学新闻》从理化学研究所了解到,目前研究所比较重视的领域包括脑科学、生物学领域的生命科学研究,发展新材料和工学以解决目前所面临的一些环境问题等。
 
研究所对于生命科学的重视在国际人才交流上也透露出一些端倪。早些年理化学研究所更多与欧美国家合作开展有关核物理的研究,近十年来理化学研究所与中国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合作占其国际合作的重要部分。大须贺壮告诉《科学新闻》,近年来随着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的进步,研究所也尝试引进了许多该领域的中国人才。
 
野依良治十分重视国际合作,近年来理化学研究所不但在许多国家开设了海外机构,还设置了各种机制以鼓励国际人才的交流,尤其是与中国等亚洲国家的交流。
 
根据2010年10月份的数据,理化学研究所有568名研究人员来自世界上53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有351人直接受聘于理化学研究所。在理化学研究所接纳的海外研究人员中,中国以135人位居第一位,韩国67人居第二,亚洲其他国家共约百人。在理化学研究所近400多名实验室主任中有6名实验室主任为中国人。
 
重返商业
 
王盛所在的实验室成立不久,其中还有来自于企业的成员。该实验室的目标是利用中子具有高穿透性和强分辨率特点和中子成像原理,开发小型中子源和中子成像设备。这些设备不仅能为制造业和航空航天业中的检测及化学和钢铁业等的物质构造分析提供有力工具,还将开发可移动的中子成像设备,很方便地进行户外桥梁和建筑物等的无损探伤。
 
王盛表示,自己的研究成果非常贴近实用,尤其是福岛大地震之后,很多桥梁和建筑物遭受了破坏,因此特别需要开发无损探伤技术,对这些桥梁和建筑物进行检测。
 
王盛的实验室属于先进计测技术开发实验室。在理化学研究所,像这样与产业息息相关的实验室共有17个,都归属于2010年成立的创新推进中心。此外,目前理化学研究所有15个研究团队与企业进行合作。在理化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们看来,近年来尤其是在野依良治任理事长之后,理化学研究所在实用性和研究成果的产业化领域都有所发展。
 
在王盛看来,研究所朝产业和实用性方向发展是近年来较大的变化。主要原因是2009年日本民主党上台后对科技政策的调整。理化学研究所作为一个需要政府出资的独立行政法人机构,其研究方向和资金分配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政府的影响。
 
“基于社会、政治的大背景以及为了进一步扩大理化学研究所在日本社会中的影响力和对日本产业发展的直接作用,理化学研究所也开始特别重视跟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项目的研究,尤其强调大力发展跟产业关系最紧密的工科方面的研究。”王盛说。
 
而对于研究布局的变化,大须贺壮也表述了同样的观点。他介绍说,早些时候的政府更重视基础研究,所以导致我们早期的布局会更倾向于基础研究。而目前的政府还是一个新的政府,对于科技领域并不是十分有经验,并且十分保守。新政府更喜欢一些民用方面的研究,这就导致了我们的研究布局也更重视应用。
 
大须贺壮告诉《科学新闻》,目前成果的产业化领域做得比较好的主要是生物燃料和制药这两个领域。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一方面是由于理化学研究所开始考虑产学研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企业的需要。
 
据介绍,早些时候在制药领域的科研工作主要是企业自身进行研发。而随着研发难度的增加和所需仪器设备的关系,制药公司开始寻求与研究所及大学等国家或者公共研究机构进行合作。
 
事实上,对于如何更好地实现产学研、与企业进行合作,理化学研究所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经验。早在成立之初,理化学研究所便建立在商业的基础之上。据了解,1939年理化学研究所前身旗下便拥有68家公司和121家工厂,如著名的电子器件公司理光(RICOH)就榜上有名。
 
“以前我们便关注商业领域,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商业领域,这好像是一个循环。”理化学研究所的理事大江田宪治很是感慨。■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2年第2期 实验室)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