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endall Powell /文 姜天海/译 来源: 发布时间:2014-3-12 19:1:3
《科学》职业评选2013年度生物技术和制药产业“最佳雇主”
奉科学家为“掌门人”

 
虽然生物技术和制药产业的整体前景没有受到经济萧条的影响,但整个行业仍面临重大的挑战。美国药物研发与制造商协会(PhRMA)指出,企业研发一种新药需要10??15年的时间、超过12亿美元的投入。但一大批畅销药物的专利即将过期,制药业将面临数百亿的损失。根据PhRMA的数据,2000年只有49%的处方使用非专利药,但这一比例现在已达到84%。
 
最佳雇主如何克服这些重大挑战?首先,是将“科学”定位为组织机构的中心,并把科学家放在最高领导层。在这些企业中,科学数据是决策和项目方向的驱动,从而将科学家奉为“掌门人”。
 
“从整个创新的过程到从一个想法变成临床候选药物的速度,都让在这工作的人兴奋不已。”位于纽约塔里敦Regeneron制药公司的研发科学高级副总裁Neil Stahl表示。该生物技术公司已连续两年蝉联《科学》职业“最佳雇主调查”冠军。Stahl指出,公司在研发用于降低胆固醇的单克隆抗体药物Alirocumab时,从一个想法到临床试验只用了19个月。这个以创新闻名的公司依靠创新为源动力,打破了药物发现和开发的瓶颈。
 
“迄今我最喜欢这个公司的是,你进房间时可能只有一丝想法,出门时就可能将它变成下一个伟大的技术。”Stahl坦言。
 
在严峻的经济形势下,Eli Lilly and Company凭借长期的研究投入,成为以收入为标准的最大制药企业中表现最出色的雇主,总排名第5名。上榜的小企业也注重长期发展,聘任研究人员并大力支持研发投入,如Genentech(由2012年第3名上升至第2名)、Regeneron、Biocon Limited(第19名至第6名)以及Gilead Sciences(第18名至第15名)。
 
这些企业的成功秘诀在于员工的管理方式。员工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和计划,倾听员工的好想法,并不执著于“失败”的概念。同时,最佳雇主目标清晰,时刻保持科学家的积极性,即便在科学家的学术意见有较强分歧时也要确保互相达成共识。这些坚强的后盾是科学家作为机构最高决策层及其始终如一的科学领导力。最后,这些企业在紧张的工作之余,会为员工提供充足的休息时间,员工可以藉此调整身心、重振精神。
 
“我们有一种认同文化,喜欢庆祝。我们给自己放个假,然后翩翩起舞。”南旧金山Genentech研究与早期发展公司负责组合管理和运营的高级副总裁Ann Lee-Karlon这样说,她是指每年Genentech的员工回馈音乐会。像其他最佳雇主一样,Ann的公司提供各种特殊福利帮助员工专心工作,最大程度地减轻员工的日常压力——如公司的干洗、洗车、理发和礼宾服务。有些福利还包括公司专车接送拥堵的班加罗尔地段(Biocon)、宠物保险和家庭流感疫苗(Regeneron)、以及日托所或老年照护(Gilead)。
 
自十二年前展开调查以来,Genentech从未离开过排行榜的前三名。他们吸引顶尖人才的一个秘诀就是让员工获得乐趣——“努力工作,尽情享受”。“这份工作的吸引力在于,你既可以完成有意义的工作,又能得到他人的认可。”Lee-Karlon表示,“这是一种享受。”
 
“最佳雇主”修炼秘籍
 
每年,《科学》杂志都会调查并评选出生物技术和制药产业的最佳雇主,并评定科学家给出的评选理由。今年的评选通过邮件收集了3656份网络调查问卷(详见表1中的“调查方法”)。
 
回复者中大多数(75%)称自己尚未达到职业顶峰,但几乎三分之二(65%)已经工作至少10年以上。在问卷回复者中,19%从事基础研究,25%来自于应用研究,25%致力于开发,还有10%是执行管理者(见表2“调查统计”)。今年,回复者中21%表示可能会在第二年寻找新的职位,其中41%表示职位变动的主要原因是职业晋升,这一比例在去年为32%。
 
往年的调查结果几乎都将“创新型领导者”作为选择“最佳雇主”的首要原因,今年也不例外。其他原因还包括“尊重员工”、“社会责任感”、“员工忠诚度”、“清晰的愿景”以及“优质研究”(见表3“上榜理由”)。
 
一直徘徊于排行榜第11至20名的三家公司Biocon Limited(第19名至第6名)、Eli Lilly and Company(2011年第17名至第5名)和Novartis(第11名至第8名)此次入主前10名。1月1日,由雅培公司独立出来的新生物制药公司AbbVie直接荣获第4名(雅培公司2012年排名第15位,此次排名第18位)。“我们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员工认可我们前沿、专业的生物技术以及我们作为制药业领袖的辉煌成就。”北芝加哥AbbVie公司药物研究副总裁Jim Sullivan表示。
 
最佳雇主前10名还包括Vertex Pharmaceuticals Incorporated(第3名)、Millennium: The Takeda Oncology Company(第7名)、BoehringerIngelheim(第9名)和Biogen Idec(第10名)。
 
创新至上
 
众所周知,科学家最希望看到药物开发得到优质科学和数据的驱动,而非潜在药物的市场。
 
“我们并不关注市场和销售。”Novartis(诺华)研发分公司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主席Mark Fishman说,“实际上我不允许科学家在给我的报告中提到这些参数。”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主要针对尚待解决的医疗需求,尤其是在掌握了疾病机理的情况下。这些通常是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关注的罕见病,他们坚信突破已掌握的分子途径将会成功突破途径相同的常见病。
 
“如果这里崇尚科学奉献,那么就会有很多的个人发现和自由,是科学而非商业的评判。”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麻省剑桥总部心脏病学家Fishman表示,他在过去10年带领着6000名员工进行研究,“我们鼓励大家咨询重要的基础和临床问题,而不是交付上的小问题。”
 
创新在制药研究上的扩张推动了个性化定制药物的发展,开启了新的前沿。尽管药物开发在临床阶段仍然受到传统的小分子抑制剂和单克隆抗体生物制剂的控制,早期阶段正在见证新实体的出现。
 
从肿瘤学到传染疾病,人们渐渐意识到多重药物攻击多个目标是寻找真正解药的必要元素。但是高昂的成本和复杂的生物药物传递严重抑制了病患的一次性治疗量。因此药物研究者开始寻找新的方式将疗法融入一次性治疗当中。
 
“Genentech在抗体工程上正在进行重大突破和创新。”Genentech公司的Lee-Karlon表示。该公司在1976年创立后一直是生物制剂行业的先驱,现已拥有1200名科学家,研发了包括Avastin、Herceptin和Rituxan等在内的畅销药。当前的项目包括可以阻止HER3或EGFR癌症靶标的双效抗体。帕妥珠单抗(Perjeta)是2012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证的又一种抗体,用于阻滞乳腺癌中HER2受体的二聚化。
 
Lee-Karlon表示,公司在帕妥珠单抗项目上的毅力和支持往往是其他制药商做不到的。“在Genentech,人们愿意深入探索、全面掌握(一个课题),这需要耐心和不断地重复。”
 
Gilead Sciences公司在抗病毒治疗方面建立了良好的声誉,尤其是艾滋病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综合治疗。2012年,Gilead在艾滋病药物上获得了80亿美元的收入,包括2012年在美国批准的三种单一片剂方案Atripla,Complera和Stribild。这家位于加州福斯特市的公司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Katie Watson表示,他们仍然希望在专利权过期前可以进一步挑战自己的艾滋病疗法,这种精神吸引了大量科学家。
 
“我们已经在探索Stribild后的下一代新药。我不知道行业其他人是不是也会坚持这么做。”公司总计有5600名员工,其中2400名致力于药物研发,Watson说,公司每年有8次全公司的更新,确保所有员工都能理解在他们产品背后的科学,并了解研究的进展。
 
研究高级副总裁Bill Lee表示,大家很兴奋,因为丙型肝炎病毒的治愈良方近在眼前。Gilead曾预计,其丙型肝炎药物Sofosbuvir在去年底可以得到批准,以综合疗法取代当前的疗法——需要6??12个月的疗程,每周注射的干扰素会导致流感症状。
 
“我们马上就要突破口服治疗,有可能会消灭全球的丙型肝炎病毒。”Lee表示,“这里的科学家每天都有潜力去改变药物。你在实验室的工作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
 
AbbVie拥有一个丙型肝炎的竞争项目。Sullivan表示,公司科学家奋斗的动力来源于研发变革性的卓越药物,拯救数百万患者的性命。“数据显示我们正在显著地提升治愈率。这个努力始于近20年前,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努力去更好地理解这个病毒。”
 
研究稳步上升
 
最佳雇主第一名Regeneron公司自1988年成立以后,一直在努力创新药物研发的方法,并形成了三大市场产品,包括刚经批准的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药物Eylea以及转移性结直肠癌药物Zaltrap。二者均来自于公司Trap技术的“诱饵受体”。Trap技术吸收人受体的部分以消除体内呈现过度信号的分子。
 
“我们的首要原则是创新突破所有药物研发中的瓶颈。”Stahl表示,“我们仔细检查了这个过程,并提出新方法加速所有的时间节点。”
 
诸如转基因VelocImmune小鼠等技术平台推动Regeneron公司研发出高选择性的人类单克隆抗体。Stahl解释道,该技术利用小鼠免疫系统的能力,在数以百万计的生成抗体中高效选择可以最有效绑定目标、进行适当结合、长期在血液中存活、药物属性最佳的抗体。虽然其他公司的小鼠也能生成人类抗体,“我们的小鼠可以生成更多样化的抗体。”
 
Stahl表示,公司之前因太注重研发技术、产品市场转化的速度不够快而遭受批评。“这耽误了我们一段时间,但我们现在肯定能够迎头赶上。”他说,“我们在技术和研究的所有投入打造了现今令人羡慕的地位——我们投入临床的所有产品都是来自于公司内部的,现在我们可以研发的想法甚至超出了我们的承受力。”
 
的确,Regeneron的操作模式似乎获得了成功——过去五年,每个投入临床试验的药物都是VelocImmune小鼠的单克隆抗体,其中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药物在临床前的研究上只花了不到两年的时间。1991年,Stahl加入公司时才有30名员工,现在却已经成长为2100名员工的大企业。但尽管如此,不同与其他规模更大的公司,该企业的员工仍有机会在多个项目的临床攻关上施展拳脚。
 
Stahl还介绍,员工之间有着良好的严谨态度,互相不怕挑战对方的研究数据。“这个公司努力培养创新,雇佣聪明的人才。”Regeneron公司VelociGene运行和转基因生物执行董事Venus Lai表示,“我们在会议室可能不总是互相认同,但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同一个目标。”
 
人力资源副总裁Paul Davies介绍,Regeneron公司是“倒金字塔”结构。金字塔上面是科学家团队,架构中的其他人都会给予支持,因为公司认为是“科学创造了公司价值”。
 
“通常企业结构不是这样的,也不是这样的感觉。”Davies表示,“我们知道我们的员工才是真正的战略优势资源,因此我们想要创造一个愉悦的工作环境。”
 
努力工作,尽情享受,在家办公
 
在今年的调查中,75%的回复者表示他们不大可能会选择另一份工作,而且Regeneron的人员流动仅为4%。为了确保员工对工作满意,公司每周四都会为员工提供酸奶冰淇淋车、纽约洋基队和大都会队的棒球票抽奖和各种庆祝活动。
 
“听起来挺傻,但这里总有很多吃的。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举办庆祝活动而且不用向上申请。”Davies说。Lai也这么表示,并提醒新员工要注意“Regeneron 15”——他们在参加年度的“夏威夷T恤日”等活动中可能会增重15磅。
 
Genentech技术团队为求职者播放的“极客Style”视频汇聚了公司内各种有趣的事情,最能反映该公司“努力工作,尽情享受”的准则。首席企业架构设计师Andy Wang带领Genentech的员工在旧金山湾的校园里模仿韩国流行歌曲《江南style》跳起了疯狂的骑马舞。员工穿着加州的休闲服饰,在电脑服务器之间、会议室和电梯内梳妆打扮,昂首阔步。
 
“这些都显示了这里的自由精神和趣味。我们不怕拿自己开涮,尤其是我们的领导。”Genentech高级人事经理Elizabeth Majoch表示。
 
Genentech的学术休假计划是对员工工作的特别肯定。在工作满六年之后,员工可以获得六周的带薪假期,并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充电。同事会用异国情调的旅游或娱乐纪念品装饰他们的办公室,迎接他们的归来。
 
Lilly公司印第安纳波利斯总部也鼓励员工走出繁重的研究工作。这里的员工拥有全方位服务的健身中心、室外足球场和跑道。下班后,员工可以到REVeli餐馆的酒吧和露台上小酌几杯。
 
“我们都觉得要劳逸结合、多锻炼,然后回来工作——这能促进思考。”Lilly研究实验室人力资源副总裁Terri Grant表示。
 
尊重员工
 
这些顶尖机构支持员工的方式是尊重(2013年第二大上榜理由),并相信员工能够管理自己的时间、计划和家庭责任。
 
Biocon去年首次参与就获得第19位,今年跃升至第6位。该公司研发力量中超过四分之一的500名员工为女性。班加罗尔人力资源主管Ravi Dasgupta表示,公司为职业母亲提供的支持在印度是罕见的。女员工的产假可以远超过法定的3个月,还有其他假期和不计酬的工作时间,公司还会确保女员工产假归来后的职位。回归工作时,很多女性可以只工作四分之三的时间,同时公司提供日托服务。
 
Biocon尤其擅长吸纳移居美国的印度人,过去10年就有70名员工回到印度工作。研发和监管科学总裁AbhijitBarve在美国生活了15年后,于2010年迁回印度。年轻企业所提供的责任机会和创业精神吸引了他,其建立者和女性董事长KiranMazumdar-Shaw就是一个体现。
 
Biocon开放的文化让每个员工都愿意与高级管理层分享自己的想法。“他们总会召开会议听取每个人的意见与建议,每个参与者都会受到尊重。”Dasgupta说。
 
发育和分子途径集团调研员Elizabeth Wiellette表示,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尊重每个人的思维方式,这是它的优势。“不管你的思维有多么天马行空,人们也尊重你的想法。应该先暗示这个事很疯狂、几乎不可行,然后再把它融入现实。”
 
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同时竭尽全力尊重性格内向、不愿直言的员工。在近期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多地的大检查中,一个描述自己很内向的员工Fishman确保公司重建了带有开放实验室空间的“小庇护所”,内向的员工可以在此工作,不用担心“看到别人或被别人看到”。
 
当“失败”已成往事
 
Regeneron神经科学家表示,相信他人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是非常重要的,但反之亦然。“这里没有过多的责怪。如果一个项目没有取得合法性,那么我们继续前进。这是非常独特的。”
 
Lilly研究实验室总裁Jan Lundberg带头推动全新的科学文化,摒弃“失败”的概念,不管数据显示是阳性还是阴性,都要予以祝贺。
 
毕竟,失败也是一种创新,他说,“要想打开通往未知世界的门就必须要承担风险。有时门后空空如也,有时候你就会发现金矿。”
 
Lundberg将失败当作一种学习,也把2014年Lilly员工工资冻结事件作为一件相对积极的事。工资冻结预计会节省约4亿美元,可以抵消最畅销药Cymbalta和Evista去年专利撤销的损失。“我认为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只有这样才可以保存未来的研究能力。我们这样做是在保住大家的工作。”Lundberg说。
 
身居高位的科学家
 
Lilly首席执行官、博士科学家John Lechleiter在1979年论文答辩后就立即加入Lilly公司。在他的带领下,整个公司坚定了对数据的崇拜。
 
“我的一生都奉献给了Lilly公司。”Lechleiter表示,“我的方式是招聘杰出的科学领导者,然后支持他们去寻找出众的科学家。”他说, Lilly在药物上的历史成就激励了研究者,不仅在20世纪20年代为糖尿病患者带来胰岛素,而且愿意在老年痴呆症的探索中下赌注。“这是他们签下的承诺,我们也在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点。”
 
作为博士学位的首席执行官,Lechleiter在大型医药企业中特立独行,但是上榜企业中此次采访的很多首席行政官都具有科学背景。Gilead的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均是博士科学家,在26年的公司历史上成功经营了23年。
 
Regeneron公司的Stahl表示,科学家对公司数十年的领导确保了公司在大变动或快速扩张中仍然坚持以科学为基础的文化。公司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Leonard Schleifer和首席战略官George Yancopoulos拥有医学博士和哲学博士学位,他们时刻保持与实验室科学家的交流。“我们坚决捍卫严谨和挑战。”Stahl表示,因为这会带来更好的产品,“最高级别的领导每天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
 
像Regeneron一样将科学放在核心地位的公司均处于领先地位。员工需要战胜具有挑战性的高难度工作,但他们也会获得相应的回报和认可。同时,他们也会通过塔里敦附近哈德逊河的皮艇运动、南非的结核病教育志愿活动(Lilly)或海湾地区的街头跳舞(Genentech)等活动丰富自己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这些公司重视个人的思维方式,并不断推动医学研究的边界。
 
“我们对员工有要求。你应该有优异的表现。”Lilly公司Lundberg表示,“但是我的同事总有很多自由去实现。创新是由独特的个体创造出来的。”他说,当你让员工像蚂蚁一样“抱着同一个目标往各个方向跑”,你就会得到最好的想法。
 
他认为,竞争力强的科学家如果没有压力就会感到无聊。但他也说,应该通过“尊重他人、正直的品质和卓越的科学来进行药物研发。这是获得长远胜利的制胜法宝。”■
(Kendall Powell 是科罗拉多拉斐特的科学自由撰稿人。
    鸣谢:“原文由美国科学促进会(
www.aaas.org)发布在2013 年10 月25 日《科学》杂志”。官方英文版请见www.sciencecareers.org/TopEmployers2013。)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4年2月刊 科学·职业)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