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廖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1-30 14:15:26
自然指数凸显中国国际科研地位

 
11月12日,国际权威科学期刊《自然》推出增刊——“2015自然指数—科研合作”。增刊显示,中国正崛起为国际科研合作的中心,在全球位列第五,仅次于美国、德国、英国和法国。2014年,在纳入自然指数的高质量科研期刊中,中国大陆的科学家与全球其它94个国家的科研同行合作发表了论文。
 
“通过‘自然指数—科研合作’,我们期望能带来一个崭新的视角,来帮助人们理解各科研机构和国家在全球科研中的相互关系,尤其是理解哪些因素推动了高质量、高影响力的科研合作。”《自然》杂志执行主编Nick Campbell博士告诉《科学新闻》。
 
人才与国际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中国在研究和高等教育上持续加强投入,成为北美和欧洲科技强国的重要合作伙伴,逐渐成长为国际合作中心。自然指数通过总结中国的国际科研合作显示,中国科学家已经逐渐成为全球很多科研群体中的贡献者甚至领导者。
 
根据自然指数显示,与许多国家一样,中国与美国的科研合作最多,美国也是对自然指数贡献最大的国家。德国是中国第二大科研合作国,但中美合作分值是中德合作分值的5倍以上。
 
对此,增刊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有大批科研人员曾在全球科技强国求学或做研究。正是这批科研人员在海外形成的密切合作关系,以及他们日益增长的高质量科研产出,让中国逐渐成为国际合作的中心。
 
的确,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科技政策副教授Caroline Wagner指出,在美国,超过1/4的科研人员来自海外,其中很多是中国人。近年来,中国政府则推出“千人计划”等,大力鼓励这些在中国出生的科研人才回国工作。而这些在美国求学或工作过的中国学者在回国后,也帮助中国建立了国际上的联系。
 
“在中国加大力度激励中国籍科学家回归的同时,外国科学家也在中国日益改善的科研环境的吸引下,开始来到中国。这种积极的科研人员双向流动,促进了国际科研合作,对中国以及与之进行人才交流的国家都有益。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交流也有利于整个全球科学界。” Campbell表示。
 
除了美国和德国,中国最主要的科研合作国还包括英国、日本、加拿大、法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中国与欧洲的科研合作部分得到双方政府在各方面的大力推动,开拓了能源、公共卫生和可持续城市化等互利互惠的战略研究领域。
 
例如,最近欧盟和中国设立了一个新的联合资助体系,支持联合的研究与创新活动。每年,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将资助1亿欧元经费、中国项目将投入2亿元人民币,共同资助中欧科研项目。在“地平线2020”计划之前,欧盟的第七框架计划(2007~2013)中,中国就是欧盟的第三大国际合作伙伴,383个中国研究机构参与到欧盟经费投入总计3500万欧元的274项科研合作项目中。
 
互利共赢
 
在自然指数中,中英合作呈现出迅猛的增长趋势。中国与英国的论文合作数量在快速增加,其中中国科学家的贡献度更高;而在中国与美国论文合作中,美国科学家的贡献度要高出1/5左右。
 
在英国牛津大学,中英科研人员所共有的学术研究重点、政策支持和人才交流,对中英科研合作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据了解,牛津大学有近200名中国学者,而且在中国各地有4000多名牛津校友。 学术上的共同兴趣促进了两国的学术科研交流合作。
 
自2012年开始,中国在自然指数上的产出增长主要来源于化学领域。例如,中国与新加坡的合作分值有大幅上升,其中一个经典的合作范本就是香港科技大学与新加坡国立大学之间开展的科研合作。
 
在这项合作关系中,有两位关键人物。一位是香港科技大学化学系唐本忠(音译),他于2001年发现了聚集诱导发光(aggregation-induced emission,AIE);另一位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系研究新材料的生物纳米技术专家刘斌(音译)。
 
两位科研人员在专业知识与技能上的配合,以及研究上的互补获得了丰硕的成果。过去4年,二人合作在高影响因子期刊发表了超过50篇合作论文,同时,他们的研究成果也推动了AIE领域研究队伍的壮大。
 
机构合作
 
中国政府、学术与产业界看到了国际科研合作的重要性,近年来,通过政策大力推动科研方面的国际合作。
 
增刊指出,中国政府最主要的三大科技部门与机构——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与中国科学院,都有自己的国际合作部门,推动国际科研合作。
 
作为在自然指数中位列全球第一的科研机构,中国科学院在科研合作方面的表现也名列前茅,其合作分值位居全球第三,仍次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和德国马普学会。深圳华大基因公司的表现则更为优异,这家基因组测序巨头在产学研合作方面超越了全球所有其他的公司。
 
通过自然指数可以看出,除了美国之外,中国在物理科学方面的重要国际合作伙伴是德国。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与德国斯图加特大学之间的合作关系尤为突出。
 
在科研人员看来,这种合作来自于研究驱动的必要要求。因为德国在物理学方面有长期的研究经验,有能力进行样品制备并制造出实验设备,而这正是中国目前所缺乏的能力。■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5年11月刊 政策)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