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落综合报道 来源: 发布时间:2017-6-9 15:1:40
河北:在转型中赶超

 
河北省,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2014年5月,中关村海淀园秦皇岛分园揭牌成立,成为中关村海淀园在全国建立的首个分园。
 
自挂牌成立以来,秦皇岛分园累计引进节能环保、新医药及生物工程、电子信息(大数据)、服务外包等高新技术产业项目123个。短短三年间,从当初的企业“不愿来”,到如今的企业“不愿走”,“在北京做研发,在秦皇岛做成果转化”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共识。
 
秦皇岛分园的硕果累累仅仅只是京津冀合作的一个缩影。在国家坚定不移地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进程之下,河北的科技创新建设已经初显成效。
 
转型发展 迫在眉睫
 
京津冀地区是我国科技资源最为富集的区域之一。然而,长期以来,由于受到各种制约因素的影响,京津冀三省市的科技资源与科技创新水平一直相差甚远,其中又以河北省的不足最为明显。
 
举例来说,当前北京大约“包揽”了全国1/4的国家重点院校、1/3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1/2的两院院士,其更是成为众多高新技术企业、跨国集团设置总部的首选之地。
 
相比之下,河北省不仅知名高校屈指可数,也极少获得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垂青”。再加之京津两市高福利、高收入等优惠待遇产生的持续不断的“人才虹吸”效应,使得河北的人才、技术、成果、资本等科技资源在短期内都难以与京津两地的水平相媲美。
 
这种差距在政策上的表现更为明显。目前,以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天津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为代表,京津两地在科技人员激励、高新企业认定、高新人才认证等方面均享受国家多项先行先试的优惠政策,因此聚集了相对多的科技创新资源。
 
而河北不仅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缺位,在创新创业政策上处于“洼地”,就连最基本的技术、人才、资金等创新要素的聚集保障机制也不健全。
 
更不要提拖了后腿的产业结构。目前,北京主要以高新技术企业和服务业为主,天津以高附加值制造业为主导,而河北的一些高能耗、高排放的污染企业,则“沦为”导致京津冀地区严重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河北省的产业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想要弥合三地之间的发展差距,河北必须迎头赶上。但无论是聚集一大批高精尖拔尖人才,还是创建一大批一流的科技创新基地,抑或是吸引一大批高新技术产业项目,这在短期内靠河北的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实现。唯一出路便是借力京津,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中谋求协同创新。
 
协同创新 成效凸显
 
科技型中小企业达582家,科技小巨人企业达35家,高新技术产业完成总产值407.8亿元,实现利润25.2亿元
 
5月,最新出炉的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2016年各项数据,足以让众人为之刮目相看。作为河北省第一家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质量和效益的“双提升”,正是得益于搭上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这辆“顺风车”。
 
党的十八大以来,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在习近平总书记的“总动员令”下,开始迈上实质性推进的“快车道”。河北牢牢把握这一战略机遇,大力推进省部会商、省市合作对接工作。
 
2014年5月,科技部与河北省政府签署新一轮部省会商合作议定书,以京津冀协同创新为主题,聚焦加快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载体、支撑河北产业转型升级、推动重大科技成果在河北转化三个方面;2014年7月,河北省政府与北京市政府签署“6+1”合作文件,《推进中关村与河北科技园区合作协议》成为重点内容之一;2014年8月,河北省政府与天津市政府签署“4+1”合作协议,明确了一批科技合作重大事项
 
不仅如此,京津冀三地科技部门之间的科技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动京津冀国际科技合作框架协议、战略研究和基础研究合作框架协议也纷纷达成,科技协同创新发展工作机制和工作体系初步确立,一大批具有突破性、标志性的重大成果纷纷涌现。
 
中关村与河北保定、廊坊、唐山、秦皇岛、承德等地的共建园区已纳入京冀合作的重点内容,中关村示范区内159家企业的分支机构陆续落户河北;石家庄正定中关村集成电路产业基地建设开展得如火如荼,北京亦庄与廊坊永清开展的科技园区合作共建,已经入驻了一批北京制药企业;天津与邯郸涉县共建的天铁循环经济示范区也正在稳步推进当中
 
在这些重大成果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还要数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依托中科院的人才、技术优势,与中科院北京分院合作共建的“秦皇岛(中科院)技术创新成果转化基地”。这一基地围绕节能环保、数据产业、新能源、生物医药等领域开展应用性研究,并实施成果转化和产业化。
 
截至目前,中科院遥感所、自动化所、地理所等12家科研院所的19个项目已入驻该基地,成立了16个实体企业、3个所企共建平台,形成知识产权148项。其中,总投资2.5亿元,规划总建筑面积7.43万平方米的中科遥感航天产业园项目已破土动工,建成后将成为京津冀地区最大的遥感航天产业园。
 
“协同发展,引进高水平人才和先进技术是重点。”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苏景文指出。正因为充分认识到人才的重要作用,河北更是不遗余力地推进京津院士高端智力引进工作。
 
目前,河北已经与京津院士共建创新基地26个,新建院士工作站33家(其中京津院士参与19家),全省院士工作站总数达到138家。河北通过充分利用院士专业优势,在节能减排、环境污染治理、传统产业升级、培育新兴产业等领域加强合作,成功研发应用了一批新技术,转化了一批高水平成果,延长了产业链,为科技创新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持。
 
坚持航向 赶超跨越
 
2016年7月,伴随着规格空前、规模空前、影响空前的河北省科技创新大会的召开,“在建设创新型河北中实现赶超跨越”的“冲锋号”已经吹响。
 
在此次大会制定出台的《河北省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中,河北明确了“十三五”及今后一个时期科技创新的主攻方向,一幅目标更加清晰的创新蓝图跃然纸上。
 
到2020年,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0%以上,综合科技进步水平进入全国前15名;到2030年,跻身全国创新型省份先进行列。
 
想要实现这一目标,任重而道远。为此,2017年,河北省将着力打造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放在了所有重点任务之首,明确科技成果孵化转化中心新定位,建立新型协同创新机制,优化资源配置,弥合三地发展差距。
 
这一点也可从2017年河北省各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窥见一二。“抓好重大创新平台建设”“着力打造协同创新共同体”已经被置于各市今年工作的突出位置,“京津高校”“中关村”“科技转化”等词汇更是频频出现。
 
比如,石家庄市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以建设石保廊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为契机,构建“京津研发+石家庄转化”的创新格局;沧州提出将加快推进京南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北交大轨道交通综合研发和试验基地建设,瞄准中关村和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全方位对接京津创新资源;秦皇岛将加快节能环保产业园建设,同时积极推进与中建材、中电科、中国航天的多个合作项目的落地开工。
 
与此同时,在强化与京津高校院所科技合作的基础之上,河北也筹谋着重打造一批科技转化基地。
 
例如,保定就在加快建设保定深圳科创产业基地、中关村“一中心一基地一园区”和丰台园满城分园、石景山园定兴分园以及中国动力产业园;衡水则期待依托工业新区,全力建设衡水科技谷。
 
想要促进人才、技术、资金和信息等创新要素在京津冀三地集聚和顺畅流动,除了推进协同创新项目,还需要为领军人才的到来扫清障碍,打通渠道。为此,河北省各市早已经行动起来。
 
2017年,衡水将继续开展与京津等著名高校、科研院所以及科技机构的深入对接合作,巩固“蓝火计划”成果,推动知名高校、创新团队、国家实验室等落户衡水;邯郸则与北京大学合作,加快北京大学邯郸创新研究院发展,启动北京大学邯郸科技园建设;唐山也将持续推进“凤还巢”工程,争取使年内回乡企业达到百家以上。
 
而雄安新区的设立让河北省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的角色增添了新的内涵。河北省提出要把承接好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作为首要任务,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
 
相信,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深入,随着雄安新区建设的推进,河北省将以崭新的面貌傲立于渤海湾畔。■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7年5月刊 封面)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