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记者 姜天海 来源: 发布时间:2017-6-9 15:1:40
谦谦君子 科学巨匠
——忆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吴文俊院士

 
5月11日上午,北京八宝山公墓殡仪馆东礼堂,上千人来为一位老人送行。
 
他是国际数学界中独领风骚数十年的科学巨匠,是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邵逸夫数学奖得主,是以自身之所长践行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爱国主义者,也是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同事、学生眼中“没有人间烦恼”的谦谦君子。
 
5月7日,中科院院士吴文俊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而再过5天,便是他98岁的寿辰。
 
“他是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一位充满智慧的科学巨匠,一位有奉献精神的爱国主义者,一位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谦谦君子。”国际著名数学家、哈佛大学教授萧荫堂在唁电中评价,“他为中国数学界所留下的遗产将会让他永远活在众多受到他的一生和他的工作所影响的人的心中。”
 
科学巨匠 数坛吴独尊
 
“先生虽逝去,伟业已长存。两类一公式,堪称拓扑魂。证明归计算,玩转几何门。学界群星灿,数坛吴独尊。”中科院数学院研究员、中科院院士严加安撰写的诗词既表达了数学界对吴文俊的崇高敬意,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前半生,他为数学的主要领域——拓扑学作出了重大贡献:他引入的“吴示性类”和“吴示嵌类”以及著名的“吴公式”这几项影响深远的经典性成果,成为20世纪50年代前后拓扑学的重大突破。
 
“吴老承前启后、化繁为简,让拓扑学走上了一条简洁、漂亮的道路。”中科院数学院执行院长王跃飞说。
 
步入中年,吴文俊也没有放慢前进脚步。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他开创了崭新的数学机械化领域,提出被称为自动推理领域里程碑的“吴方法”。1997年,吴文俊获得国际自动推理最高奖“Herbrand自动推理杰出成就奖”,他建立的数学机械化重点实验室也成为国际符号计算领域最主要的研究中心之一。
 
而吴文俊对其他学科的国际前沿发展也具有相当的敏感度和战略眼光。1983年底,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名印度籍数学家提出的一种新算法,可以解决大规模线性规划问题。吴文俊主动给当时的美国数学会会长写信要到文章手稿,交给几位主攻运筹学的研究生进行研讨。“这使得我们成为全世界较早开展相关研究的小组,对我国的国防建设有着深远意义。”中科院数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汪寿阳回忆道。
 
当然,荣誉加身的背后不仅是天才般的灵感,更有着99%的汗水。在吴老的嫡传弟子、中科院数学院副院长高小山记忆中,70多岁的吴文俊还常常和“年轻的码农”一样彻夜编程序。甚至到了90多岁,他还在思考大整数分解这一世界级难题并亲自编程验证。
 
赤子之心 践行中国梦
 
上世纪中期,已经因“吴公式”登上国际舞台的吴文俊毅然归国从事科研,被传为佳话。而吴文俊以自身之所长,以一颗赤子之心推动中国传统数学的复兴,更影响着整个数学界。
 
2003年,吴文俊在“中国科学家人文论坛”上的报告《计算机时代的东方数学》,阐述了以欧几里得为代表的着重推理论证的西方数学,与以算法化和机械化为特色的东方数学之间的异同。
 
他认为,中国的古代数学是一种算法数学,在计算机时代的今天,这种算法数学就是计算机的数学,因此中国最古老的数学是适合计算机的、最现代化的数学,衰落了数百年的东方数学可以在信息时代得到复兴。
 
他利用数学机械化的方法,解决了大量的计算机图形学、人工智能、天体力学等问题,并在看到日本对我国进行数控机床核心技术封锁时,立即开始组织力量研发数控机床。经过七八年的努力,“数学机械化方法与数字化设计制造”的国家973项目成果已达到国际前沿水平,并开始大规模应用。
 
而且,吴文俊也十分支持国内学会组织和科技期刊的发展。中科院数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所长张纪峰介绍,吴文俊在数学机械化方面最重要的论文全部发表在国内期刊。1984年,吴文俊有关数学机械化的最重要论文就发表在《系统科学与数学》期刊上。当时,想要了解该工作的国外学术机构和企业众多,因此国际权威期刊《自动推理》又重新以30多页的篇幅刊载了这篇文章。
 
直至暮年,吴文俊依旧关心中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和青年人才的培养,并且反复强调,中国要从数学大国成为数学强国就要走自己的发展道路,培养自己的数学人才。
 
2001年,当吴文俊获得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时,他从奖金中先后拿出100万元设立了“数学与天文丝路基金”,鼓励和支持有潜力的年轻学者深入开展古代及中世纪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数学与天文学沿丝绸之路交流传播的研究,培养偏远地区的年轻科研人员。
 
因此,哈佛大学教授、中科院晨兴数学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丘成桐教授亦撰词写道:“同苏公高寿,受荣名于国家,福难比矣。继陈氏示性,扬拓扑乎中土,功莫大焉!”
 
谦谦君子 润物细无声
 
在王跃飞看来,吴文俊是一名绅士式的学者,一位谦逊、和蔼的师长,“他是权威却从来不摆权威,不重名利,是在这个功利浮躁的社会中做人的楷模”。
 
高小山记得,这位导师虽然对学术要求十分严格,却从没说过一句重话,但只要他认为优秀的研究或是人才,都会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有着润物细无声的平和”。高小山记得,在经吴文俊推荐后,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主动给自己发来了博士后邀请,但吴文俊却从不曾提起过对自己的帮助。
 
而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吴文俊却点滴铭记于心。在90岁寿辰上,吴文俊拿出了两三页纸,一一感谢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从同事、学生,到帮他装过计算机、换过接线板的工作人员。
 
生活中的吴文俊,单纯而又充满童心。他喜欢散步到双安去看电影,在咖啡厅喝着咖啡看杂志,还喜欢看历史小说。■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7年5月刊 人物)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