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记者 魏刚 倪伟波 来源: 发布时间:2017-8-11 11:4:6
胃癌,中国不能承受之痛

 
“曾经一起值班,一起住宿舍,一起追小护士的许剑锋兄弟今天走了。36岁,上医博士后毕业,梅奥诊所进修,升硕导,正是意气风发,然而天妒英才望你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SCI。”
 
2015年10月,这条不幸的消息在医生朋友圈中被刷屏。上海复旦大学附属闵行中心医院心内科主治医师许剑峰因胃癌病逝,年仅38岁。
 
2011年9月,曾拍摄过《花季雨季》《天狗》等影视作品的导演戚健因胃癌病逝,年仅53岁,正是导演的黄金年纪。
 
2012年2月,曾在《媳妇的美好时代》中饰演“婆婆”杨心梅的演员柏寒因胃癌病逝,享年56岁。
 
2013年7月,《永不磨灭的番号》的原创小说作者、编剧张磊在与胃癌抗争5年后病逝,年仅35岁。
 
2014年10月,影视演员吴丹佳佳因胃癌病逝,年仅25岁。
 
2015年11月,原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东方时空》《国际观察》等栏目的主持人方静因胃癌病逝,年仅44岁
 
这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就这样悄然离开了我们,然而,这些只不过是胃癌大国的冰山一角。
 
胃癌夺走中国人的梦想
 
2017年的5月25日,正在上班的李芳在电话里得到父亲被确诊为晚期胃癌的噩耗。她擦干眼泪火速为父亲办理了本地最好的医院住院手续。李芳父亲胃不舒服已经一年了,从最初有感觉家人就催促他去医院检查,但他就是不愿意去,总说自己问题不大,买了些胃病书籍对照,判断自己是胃溃疡。在这一年当中,去看了几次中医,药也断断续续吃了几十服,效果不明显。现在身体瘦得厉害,说话没有力气。李芳特别后悔,如果当初能坚决一点,带父亲去医院检查,可能那时候还没有发展成癌。父亲最大的梦想是退休后去西藏看一看,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祈祷父亲身体好起来。
 
大学毕业才3年的小洁,也被贴上了“胃癌患者”的标签。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胃癌有交集。大学毕业后,小洁选择自主创业。喜欢设计的她最终在家人的支持下,在北京开了一家饰品店。为了实现拥有饰品连锁店的梦想,创业初期她起早贪黑地忙碌,饮食不规律,经常吃夜宵。半年前小洁突然感到胃痛胃胀,开始她也没在意,吃了点胃药略有好转,直到上个月胃痛加重,出现呕血,才到医院看急诊,经过胃镜检查才发现得了胃癌。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37岁的田军身上。因为从事媒体工作,同时有着新闻理想,为了抓新闻,他经常要熬夜写稿子。三餐不规律,中午吃得特别多,为了省事,经常早晚以方便面、辣酱拌饭等应付了事。一年前开始,田军睡前有些反胃,以为是胃炎,没有重视。今年过年后,他胃痛加重,饭后尤甚,而且日渐消瘦,到医院一查胃镜才知道是胃癌,万幸的是发现时还是早期,及时做了手术治疗。
 
48岁的王女士就没那么幸运了。喜爱跳广场舞的她上腹部不适已经一年多,但没当回事,两个月前因为腹胀腹痛难忍,才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为胃癌晚期伴有腹水,化疗一段时间效果并不明显,失去了手术机会。
 
无论是李芳的父亲、小洁、田军还是王女士,他们在被确诊胃癌之前,都有着幸福的生活,自己的事业,都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而这一切都被噩耗打碎了。胃癌正在夺走一个个中国人的梦想。
 
2016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国家癌症中心赫捷院士,全国肿瘤登记中心主任陈万青教授等在CA: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杂志上发表的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显示,胃癌位于2015年中国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排行榜的第二位。
 
或许这样的描述还不够直观。可以说,地球上10个胃癌患者中就有4个来自中国,而在中国,每一分钟都有人因胃癌而死亡。就当你翻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有5个中国人被确诊为胃癌。
 
胃癌就像悬在中国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威胁着中国人的健康和幸福。
 
来自胃癌大国的惊悚数字
 
全球胃癌的发病存在极大的地理差异和人群分布差异。超过70%的胃癌新发病例发生在发展中国家,约50%的病例发生在亚洲东部,主要集中在中国。中国胃癌发病例数和死亡例数分别占全球胃癌发病和死亡的42.6%和45.0%。
 
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统计显示,2015 年中国癌症新增429.16 万例,死亡281.42 万例。其中胃癌发病67.91万例,在各类癌症中占比15.82%;因胃癌死亡49.8万例,在各类癌症中占比17.69%;高居发病和死亡的第2位。可见胃癌的高发和凶险。
 
在性别上,2015年,全国男性胃癌发病47.8万例,发病率仅次于肺癌,位居同期恶性肿瘤发病第2位;全国女性胃癌发病20.1万例,发病率低于乳腺癌、肺癌,与2012年数据相比,从第4位上升到第3位。
 
胃癌也是威胁生命的主要癌症之一。2015年,全国男性因胃癌死亡33.9万例,仅次于肺癌,从2012年的位居同期恶性肿瘤死亡率第3位上升到第2位;女性因胃癌死亡15.9万例,女性胃癌死亡率位居同期恶性肿瘤死亡率的排名与2012年相同,仅低于肺癌,位居第2位。
 
在胃癌年龄差别上,2015年全国男性胃癌发病率死亡率均呈现纺锤型分布,随年龄的增长而增加,<30岁处于较低水平,30~44岁开始上升,≥45岁快速上升,于60~74岁年龄组达到高峰,≥75岁有所下降;同年龄段男性高于女性,60~74岁男性胃癌发病率为同期女性的2倍以上,60~74岁男性胃癌死亡率为同期女性的2.5倍。
 
在城乡差别上,城乡差距在扩大,农村发病率显著增高。2015年城市地区胃癌新发病例占城市地区全部癌症发病的10.20%,比2012年上升了0.18个百分点,发病率低于肺癌和结直肠癌,位居城市发病第3位。农村地区新发病例占农村地区全部癌症发病的22.36%,比2012年上升了8.36个百分点,发病率超过食管癌、肺癌,位居农村发病第1位。
 
在胃癌死亡率的城乡差别上,2015年城市地区胃癌死亡病例占城市地区全部癌症死亡的11.78%,比2012年下降了0.25个百分点,死亡率位居城市死亡第3位。农村地区死亡病例占农村地区全部癌症死亡的23.40%,比2012年上升了8.01个百分点,死亡率位居农村死亡第1位。
 
更令人担忧的是,我国胃癌普遍发现晚、预后差。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据令人不寒而栗!
 
家庭与社会负重前行
 
胃癌不仅严重威胁中国人的健康,而且给个人、家庭、社会造成沉重的负担,已成为一个当前亟待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
 
在肿瘤医院住院部记者看到,整整一层楼全是各种癌症化疗的病人,连走廊和电梯入口处都加满了病床。陪床的小李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是胃癌患者,刚刚做完手术,后续还要化疗、放疗。因为没有医保,原本就不富裕的家更加雪上加霜。由于需要陪床,小李自己也辞去了月薪5000元的工作,全家只靠妻子一个人的收入。谈到未来,小李摇摇头叹息道,“走一步,说一步吧。”
 
“生了病,花钱就跟流水一样。”旁边的另一位胃癌患者家属也发出感叹。前段时候,他和老婆正计划着明年把家里的小房子卖了,再贷款买个三室或四室的大房子,还计划着过一两年再生个二胎,买辆车,每年出去旅游一次。但因为母亲得了胃癌,所有的钱都花在治疗上了。
 
在胃癌患者和家庭承受巨大的生活压力同时,胃癌也让医疗机构在筛查与治疗上不堪重负。仅是海军军医大学(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2016年,该院消化内镜科的内镜诊疗总量为85540例,其中胃镜诊疗量高达46796例,平均每天胃镜诊疗128例,重大阳性病变检出例数3660例,早期胃癌检出例数53例,进展期胃癌检出例数480例,早期胃癌治疗例数595例。如此庞大的诊疗量给长海医院的专科医生、胃癌诊治设备都带来巨大压力。而长海医院在胃镜诊疗方面的医疗资源还是居于全国前列的,其他医疗机构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疾病经济负担又称疾病成本,主要指由于发病、伤残以及过早死亡带来的经济损失和资源消耗的总和,包括直接负担、间接负担和无形负担。由于癌症治疗的持续性和高精确性,癌症经济负担不仅对个人和家庭造成经济上的重创,同时通过生产力的损失作用,严重影响国家经济发展。
 
国内外一些学者在这方面已经有许多研究,比如前列腺癌已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造成严重负担,其相关负担约占人均寿命总负担的3.1%。在《恶性肿瘤住院患者直接经济负担影响因素及医疗保障制度研究》一文中,我国学者研究发现,2006年在我国恶性肿瘤所致的经济损失中,直接经济损失为703.28亿元,间接经济损失为372.68亿元,总经济负担1075.96亿元。其中消化系统肿瘤人均住院费用为20948.92元,人均住院天数为20.94天,平均床日费为987.68元。而10年后,这一数据相信会大幅增加。鉴于医疗费用增长率高于GDP增长率,保守测算,2016年,我国恶性肿瘤所致的经济损失中,直接经济损失约为2110亿元,间接经济损失约为1118亿元,总经济负担约为3228亿元。其中消化系统肿瘤人均住院费用约为62847元,人均住院天数仍按20.94天计算,平均床日费约为2963元。
 
由于我国胃癌住院患者治疗的整个过程多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集中,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并未发挥其功能。所以胃癌的直接经济负担重已经成为普遍现象。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发生,这部分的经济负担只会不断上升,并为个人、家庭、社会带来巨大压力。
 
在中国大地上,胃癌的阴云日益笼罩。无数中国人因此放弃了梦想,无数家庭因此失去了欢笑,而社会也被胃癌捆绑在巨大的包袱上,失去了前行的动力。面对胃癌,我们没有退路,中国人只能拔剑而战。■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7年7月刊 封面)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