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魏刚综合报道 来源: 发布时间:2018-8-1 14:56:28
科技体制改革全面提速

 
“科技体制改革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闯难关,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5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吹响了科技体制改革的冲锋号。
 
一时间,关于科研人才评价机制、科学基金资助导向、科研人员自主权等与科技体制改革相关的话题成为广大科技工作者和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短短两个月,从党中央国务院到中科院、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与科技体制改革相关的政策和举措,回答了科技工作者关心的问题,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已驶入快车道。
 
科技体制改革正当时
 
近年来,我国科技事业密集发力、加速跨越,实现了历史性、整体性、格局性重大变化,重大创新成果竞相涌现,一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行、领跑阶段,科技实力正处于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重要时期。
 
但也要看到,当前,我国科技领域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特别是我国科技在视野格局、创新能力、资源配置、体制政策等方面存在诸多不适应的地方。
 
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短板依然突出,企业对基础研究重视不够,重大原创性成果缺乏,底层基础技术、基础工艺能力不足,工业母机、高端芯片、基础软硬件、开发平台、基本算法、基础元器件、基础材料等瓶颈仍然突出,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
 
我国技术研发聚焦产业发展瓶颈和需求不够,以全球视野谋划科技开放合作还不够,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不强。
 
我国人才发展体制机制还不完善,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的激励机制还不健全,顶尖人才和团队比较缺乏。
 
我国科技管理体制还不能完全适应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需要,科技体制改革许多重大决策落实还没有形成合力,科技创新政策与经济、产业政策的统筹衔接还不够,全社会鼓励创新、包容创新的机制和环境有待优化。
 
科研评价机制中“唯帽子论”“唯论文化”现象严重,各种行政事务和繁文缛节束缚了科研人员创新的手脚,科研人员自主权和科研创新的生态环境都需要改善。
 
而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正历史性的交汇。
 
在此背景下,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迫在眉睫。
 
如何摒弃“唯帽子论”
 
人才“帽子”满天飞是当前我国科技体制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之一。你有“千人”、我有“万人”,你有“长江”、我有“黄河”……近年来,各部门,各省市出台的创新人才计划有近百个,名目繁多的“帽子”满天飞,为全世界独有。科技界的有识之士为此深感忧虑:五花八门的“帽子工程”把青年创新人才的方向导偏了、心思搞乱了,评审异化,扰乱了正常的学术生态,加剧了学术界的浮躁学风。
 
在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我国高水平创新人才仍然不足,特别是科技领军人才匮乏。人才评价制度不合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仍然严重,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人才管理制度还不适应科技创新要求、不符合科技创新规律。
 
为此,6月11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布了避免人才项目异化使用的公开信。基金委《公开信》中批评人才项目被异化为“头衔”和“荣誉”的现象,并声明人才项目旨在支持项目负责人开展基础研究工作,并在一定期限内完成科研任务,而非荣誉称号。
 
《公开信》还指出:人才项目定位于支持基础研究优秀人才快速成长,是对项目负责人的一种阶段性认可和支持,希望他们在项目资助下更上一个台阶,不是为其贴上“永久”的标签。科技界应当更加关注项目负责人获资助后是否在科学研究中取得进步。基金委鼓励有关部门和单位,设置科学的评价标准,在人才培养和人才引进中坚持品德、能力、业绩导向,坚持凭能力、实绩、贡献评价人才,克服唯资历、看帽子等倾向。
 
“帽子问题”凸显了人才管理制度不适应科技创新需求,不符合科技创新规律,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
 
6月29日,中科院向全社会公布了“进一步落实‘放管服’改革、建立绿色通道”的10项具体改革举措。在“百人计划”管理方面,中科院推出了三项措施:首先,优化“百人计划”项目管理,清理科技人才领域“项目多、帽子多、牌子多”等突出现象,取消原有的“百人计划”项目的A、B、C分类,根据引进人才具体条件给予差异化支持;其次,强化用人单位引才自主权,由用人单位结合院规划的重点领域方向,根据自身发展实际需求,自主设置岗位招聘人才;最后,建立特殊人才引进绿色通道,实行“特事特办”,适当放宽项目申报条件标准。
 
紧接着,国家层面也出台了有关科研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重要政策。7月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意见》提出,对于科技人才实行分类评价。“分类评价的含义就是‘干什么、评什么’,干不同事的人不用同一套标准。”科技部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司长贺德方解读说,《意见》对社会公益研究、应用技术开发人才的评价,明确提出了论文发表、引用排名等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限定条件;对于成果转化类的人才,科学设立评价的指标,突出品德、能力和绩效评价,不以数量论英雄。
 
针对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对人才评价的简单数量化问题,《意见》提出,要推行代表作评价,把科技人员在学科领域的活跃度和影响力、重要的学术组织和期刊中任职、发表成果的原创性、成果转化效益、科技服务的满意度等作为重要评价指标,对不同类型的项目根据分类特点分别选择主要的指标进行评价。
 
针对获得项目和经费的情况,《意见》规定,在项目申报和评审中要综合考虑申报人的实际能力及项目要求,不把以前承担项目包括经费等情况作为限制性条件。
 
7月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的若干措施。
 
7月24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提出,切实精简人才“帽子”,对科技领域人才计划进行优化整合。西部地区因政策倾斜获得人才计划支持的科研人员,在支持周期内离开相关岗位的,取消对其相应支持。开展科技人才计划申报查重工作,一个人只能获得一项相同层次的人才计划支持。科技人才计划突出人才培养和使用导向,明确支持周期,人才计划项目结束后不得再使用有关人才称号。主管部门、用人单位要逐步取消入选人才计划与薪酬待遇和职称评定等直接挂钩的做法。科研项目申报书中不得设置填写人才“帽子”等称号的栏目。不得将科研项目(基地、平台)负责人、项目评审专家等作为荣誉称号加以使用、宣传。
 
同时要开展“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问题集中清理。由科技部会同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科院、工程院及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在2018年底前对项目、人才、学科、基地等科技评价活动中涉及简单量化的做法进行清理,建立以创新质量和贡献为导向的绩效评价体系,准确评价科研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减少评价频次,对于评价结果连续优秀的,实行一定期限免评的制度。
 
相信,通过一系列改革,以静态评价结果给人才贴上“永久牌”标签的做法一定会改变。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和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一定会建立。
 
如何开展科研评价
 
当前,社会对科技界充满期待,希望科技界能够在补短板、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方面有更好的表现,而这也是国家科技计划设立和实施的重要使命。
 
这次出台的《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对有关问题作出更加系统、全面的部署。
 
主要包括三个要点:一是提高项目指南的科学性,也就是把主攻方向选好。《意见》提出,在指南的编制过程中充分吸收各方参与,广泛吸纳各方意见,增强指南编制的开放度,让社会各方面参与,包括行业部门、产业界,也包括科技领域的智库。二是把好的团队选出来。《意见》提出要分类确定组织实施方式,对于国家目标明确、技术路线比较清晰、组织化程度高、优势单位比较集中的重大项目,更多采取定向择优和定向委托的方式确定承担单位,这种方式能够更加强化承担单位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感。三是严格项目成果的验收。《意见》提出了两个新要求,即强化项目承担单位成果管理的主体责任,对验收成果的质量和水平实施评价管理;专业机构在验收环节加强对指标完成的情况,特别是从用户的角度对其成果可用性和技术的先进性进行考核。
 
为了杜绝“人情”评审,保证项目评审公开、公平、公正,《意见》明确提出,建立公正、科学、明确的项目评审工作规则,采取视频评审、立项公示等方式,尽可能把评审过程和结果都反馈到项目申报单位,规范专家的选取和使用,对于常规的干扰评审进程的项目申报单位或评审专家,采取零容忍的态度等,真正让项目评审在“阳光下”运行。
 
之后出台的《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也提出强化科研项目绩效评价。推动项目管理从重数量、重过程向重质量、重结果转变。明确设定科研项目绩效目标,项目指南要按照分类评价要求提出项目绩效目标。实行科研项目绩效分类评价。强化契约精神,严格按照任务书的约定逐项考核结果指标完成情况。提出绩效评价结果应作为项目调整、后续支持的重要依据,以及相关研发、管理人员和项目承担单位、项目管理专业机构业绩考核的参考依据。
 
如何给科研人员“松绑”
 
多年来,在申请立项、评审、预算、报销、结项等环节上,种种琐碎细节耗费了科研人员的很大精力。这也是科研人员反映较多的问题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就指出,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指出,要改革科研管理方式,将财务和技术验收合并为项目期末一次性综合评价。允许科研人员通过购买财会等专业服务,从繁琐杂务中解放出来。
 
7月24日,这些给科研人员“松绑”的建议以《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的形式发布。
 
对此,科技部副部长李萌介绍,这次制定措施的基本出发点就是充分相信科研人员、充分尊重科研规律。在这样的基本出发点上,着眼于科研管理全流程的改革和完善,打出“组合拳”,为科研人员“松绑”和减负。
 
在给科研人员“松绑”上,中科院行动迅速。
 
6月29日,中科院通过新闻发布会向全社会公布了“进一步落实‘放管服’改革、建立绿色通道”的10项具体改革举措,其中提到备受瞩目的简化立项环节、简化验收程序等科研项目管理改革问题。
 
针对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管理,中科院提出5项改革措施。第一是简化立项审批程序。将先导专项立项咨询评议结果、实施方案与概预算评审结果的院长办公会审议程序,由原来的2次审议合并为1次。
 
第二是建立立项咨询论证绿色通道。对已取得产生广泛影响的重大研究成果经院主要领导同意,可免除立项咨询论证环节。
 
第三是优化预算编制和评审。进一步简化先导专项预算申报书内容,对难以准确预计型号、用量、频次等的支出简化预算说明,仅按照能够预计的程度提供测算依据,仅对重要支出或支出比例较大的科目提供说明材料。合并概预算评审与任务论证,以院机关业务主管部门提出的概预算建议数为基础,重点进行合规性审核。
 
第四是建立中期检查绿色通道。对项目执行期间取得产生广泛影响的重大研究成果的专项,可免除中期检查的评审环节,仅需提交自评报告。
 
第五是优化财务验收。合并开展底层财务审计和财务验收工作,财务验收不再一一对照预算科目,强化支出合规合法性验收。允许在专项执行期中增加6个月的合理准备期,对准备期内与专项相关的前期支出予以认可。
 
同时,针对资产财务管理,进一步简化工作程序,对800万元以下的资产使用和处置权全部由法人单位决策和审批,报院备案。并加强财务管理信息化,实现报销金额快速到账。
 
这些举措从根本上解决了科研人员的科研精力被繁琐事务拖累的问题,让科研人员获得科研自主权能够全身心的投入科研创新。
 
如何赋予科研人员自主权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要充分相信科研人员,尊重人才,赋予他们更大经费使用自主权。对科研急需的设备和耗材可特事特办、不搞招投标。科研人员在研究方向和目标不变的前提下,可自主调整技术路线。项目直接费用除设备费外,其他费用调剂权下放项目承担单位。
 
此后,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中,对赋予科研人员、科研机构更多科研自主权做了详细说明。
 
《通知》提出,科研人员具有自主选择和调整技术路线的权利,科研项目申报期间,以科研人员提出的技术路线为主进行论证,科研项目实施期间,科研人员可以在研究方向不变、不降低申报指标的前提下自主调整研究方案和技术路线,报项目管理专业机构备案。科研项目负责人可以根据项目需要,按规定自主组建科研团队,并结合项目实施进展情况进行相应调整。
 
同时,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对于接受企业、其他社会组织委托项目形成的职务科技成果,允许合同双方自主约定成果归属和使用、收益分配等事项;合同未约定的,职务科技成果由项目承担单位自主处置,允许赋予科研人员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对利用财政资金形成的职务科技成果,由单位按照权利与责任对等、贡献与回报匹配的原则,在不影响国家安全、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探索赋予科研人员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
 
《通知》还提出要赋予科研单位科研项目经费管理使用自主权。开展扩大科研经费使用自主权试点。允许试点单位从基本科研业务费、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经费等稳定支持科研经费中提取不超过20%作为奖励经费,由单位探索完善科研项目资金的激励引导机制。奖励经费的使用范围和标准由试点单位在绩效工资总量内自主决定,在单位内部公示。对试验设备依赖程度低和实验材料耗费少的基础研究、软件开发、集成电路设计等智力密集型项目,提高间接经费比例,500万元以下的部分为不超过30%,50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为不超过25%,1000万元以上的部分为不超过20%。对数学等纯理论基础研究项目,可进一步根据实际情况适当调整间接经费比例。间接经费的使用应向创新绩效突出的团队和个人倾斜。
 
科研基金导向何方
 
科研基金导向也是这轮科技体制改革的重点之一。在6月19日召开的第八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基金委”)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上通过了基金委党组书记、主任李静海作的《构建新时代科学基金体系 夯实世界科技强国根基》的工作报告。
 
该报告提出了依据科学问题的属性来确定的新时代科学基金资助导向,即:鼓励探索,突出原创;聚焦前沿,独辟蹊径;需求牵引,突破瓶颈;共性导向,交叉融通”,以此提升资助精准度,统筹推进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
 
2018年,基金委将深入开展调研,研究制定与科学问题属性相适应的项目申请、评审、资助、实施、管理、监督的全流程改革方案。力争在2019年以部分项目类型作为试点实施推进。
 
同时要通过交叉融合机制的设立,利用增量经费加大支持交叉研究的力度,推动形成科学基金学科交叉融合机制,打破学科隔离对创新的阻碍,为未来学科布局系统调整等深度改革奠定基础、积累经验。
 
先期要从解决“卡脖子”的重大科学问题入手,坚持问题导向,遴选一批关系根本和全局的科学难题予以突破。要通过设立成果应用贯通机制,加强识别并支持具有潜在应用价值的基础研究成果的深度开发,加大开放共享力度和大数据知识管理服务平台建设,加强将科学基金资助产出的成果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对接,提高科学基金服务国家需求的效能。
 
此外,要强化协同创新,拓展科学基金多元化投入渠道。充分发挥科学基金平台导向作用,研究制定联合资助工作改革方案,创新与行业部门、地方政府、大型企业等的联合资助模式,深化推进军民融合,探索建立需求、人才、成果对接管理平台,进一步放大财政资金杠杆效应,促进行业与区域原始创新能力提升。
 
基金委还将研究拓展科学基金接受社会或个人捐助等新机制。力争在2018年制定并实施联合资助改革方案,2019年试点实施科学基金多元化投入的新机制,初步形成科学基金多元投入体系。
 
还将成立科学基金战略咨询委员会,为科学基金准确把握新时代优先资助领域和重大科学问题提供保障。
 
充分发挥两院院士等高层次战略科学家群体对科学基金工作的科学指导和决策咨询作用,构建形成科学基金全委会审议决策、监督委员会诚信监督、战略咨询委员会学术咨询的三位一体决策咨询监督体系。
 
要借鉴全委会、监委会的成功经验,明确战略咨询委员会的主要职责、人员组成和运行机制等,使战略咨询委员会能够在打破学科界限、凝练重大科学问题、明确新时代优先资助领域、优化资源配置和未来改革等方面发挥重要的咨询和指导作用。
 
创新决胜未来,改革关乎国运。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进自主创新,最紧迫的是要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最大限度解放和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科技体制改革的全面提速正在冲破固有的藩篱和羁绊,不仅让科技工作者焕发创新的活力,也必将提升我国在全球创新格局中的地位。■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8年7月刊 封面)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